— mild but calmless!

Archive
都市談論

有時在便利店還是會看到八卦雜誌的大標題封面,最近較深印象應該是女藝人怒睥記者的凶神惡煞樣。藝人們開記招澄清毒聞,有沙胆記者提議驗血驗尿,全場怒睥,不禁又令人想到那個懾人封面。藝人嘛,不消良久就開始搬出對頭人來,説著,你拿証據我就驗,不停的「誰怕誰」「誰怕誰」。

民間智慧更高,報紙網站留言板有人提議不用驗尿和血,原來頭髮就可以驗(半吋就可以驗出一個月內有沒有染毒),有沒有,不能説的秘密,變得有迹可尋。

其實,大家想知道哪個程度?記者,係咪時候觸執毛?

又回到那個問題的關節,關我乜事?
社會風氣,是應該求真還是夢幻。在The city is dying還有待定案之前,一切有待化驗。

 

 

PART 1 by Jan

Read More

聽到速食時裝跟名牌Crossover的聯乘系列成為趨勢,撇開世界工廠和品牌霸權,我首先想到的,其實是我們對時間的不信任。

Fashion其實不是藝術,也不是主觀的美感欣賞,就算是主觀,也可能只是某些代議士的主觀評論,比如那些享負盛名的設計師口痕開金口拋一句粉色大熱,他的同道們就如二重奏三重奏的身體力行,所謂做大個餅,學梁家輝話齋:「 每一個機構、每一個部門、每一個崗位,都有自己的遊戲規則。」

所以Fashion更像社會學、人類行為學、商營哲學,甚至從它由「上」而「下」的影響力,更像近日煲大了的~「政治」。

於是,在我這個討厭凡事都談到政治的個人品味而言,我更相信速食時裝跟名牌Crossover的聯乘系列成為趨勢,其實是我們對時間的不信任。

貨如輪轉,當一眾名媛私人包團北上挑選無瑕疵的冒牌貨,當隨便一個OL每月進出米蘭站以物易物式貪新忘舊,當Sneakerhead開時昌迷仔倉放上季潮鞋,新鮮才是Fashion,信徒都沒有時間和精神鑑賞精品和好貨,還要公諸同好,分析潮服身世,你估你係大坑Wyman?

得承認,會談時裝經的朋友買少見少,會談淘寶心得的越來越多,限量版周而復始,又可以二手翻兜,你說,限時優惠吸引,還是限量版吸引?

Crossover,註定是個讓大家一雞兩吃的異種。

 

PART1 by Jan

Read More

 

懷有身孕的英國王妃害喜入院,有兩個澳洲DJ偽裝英女皇和查理斯王子打電話去醫院問及王妃狀況,一通惡作劇電話,令接線的印度裔護士因內疚而輕生,連日來引發世界各地斥責,兩人暫時停職,英、澳警方將可能合作傳召兩位DJ作訊。

姑勿論護士之死跟還有沒有其他內情,一通凶鈴不禁令我想起先陣子再翻看楊德昌舊片【恐怖分子】,片中女作家接過一通來自陌生女子的惡作劇電話,對方訛稱要找她的丈夫見面,讓創作面對崩潰的女作家冒起了離家出走的念頭,由慢慢發展到男主角放棄世界,踏上輕生之徒。

親如夫婦,重如性命,最後被一通不明來歷/錯誤引導的電話輕易摧毀,因果關係,有時候暗自串聯,每個人都有貢獻世界的推力,也有成為恐怖幫兇的嫌疑。

Read More

當大話忽然成真的時候,你將會更不相信大話吧。

大話成真,就只有說謊者才知道,又或那些以為縱容大話者的外人嘛,那句「反正我信了」無不是大智慧,今年最大的大話,一定是末日,朋友們都有相信過的,信神者都堅持不相信末日的嗎?當末日沒有發生,太陽還是由東邊升起,一切亂象卻變得理所當然又稀疏平常,意外還是在不經意和計算之外地發生,人類信守的又是什麼?

自由意志。

什麼的遊戲規則都受地區限制。什麼學說都受時間考驗。什麼人都要接受生離死別。

鍛鍊mentality,終有一天大派用場,對抗一切大話。

 

 

PART 1 by Jan

Read More

01  收視調查

"歡迎聽日著白衫嘅過嚟傾兩句。"
"思想教育嗎?"
"唔敢,我想知佢哋係咪日日睇亞視啫"
"哦. 收視調查."
"no offence, 但係佢哋講到我哋咁窮凶極惡,好似當年六七暴動班暴徒咁(*),真係好想知佢地係咪入咗黨 (*自己揾今晚atv蕉點,被抹黑實在唔開心)"
即係唔歡迎我過黎同你打招呼啦…嗚嗚嗚…"


02  傾砌基

"馮不見得就比民主黨好,坦白講"
"配票還可以考慮""有名叫「傾砌基」,傾得掂就唔係砌啦"
"民主黨同民協硬係一味同政府deal,政府讓支豉油,佢就讓隻雞"
"無肉食!!!"

 

03   鐵票

"毛孟靜獻吻鼓勵會唔會喊多幾錢重??? 公民黨沒有鐵票沒有教徒, 票必須給."
"沒有鐵票沒有教徒, real"
"他們的鐵票,就是因為「沒有鐵票沒有教徒」,哈哈"
"其實那班人是隱形的. 投票意欲低. 希望反國教可以請這些中產民主派選民出來投"
"好恐怖 ... 呢幾日開始有人問我投票會投邊個,然後d 教徒就不停游說我要投俾邊個邊個因為只係佢地先係真正blablabla ... 佢地真係好viral …"
其實佢地做得太over, 反而真係令人覺得佢哋係無間道。。。"
"我全家上一屆都係教徒. 但現在睇唔過眼佢地狙擊民主派, 完全不以大局為重. 所以全家寧畀余若薇屈票"
"有趣,真係家家有疊難配的票"
"我呀爸都係教徒 ... 跟住佢講完之後俾我同我呀媽訓示一輪之後就轉了"
"咁唔算教徒喎"


04  裙帶關係

"潘源良作了一首歌#反國民教育,他找過一些歌手,但歌手的公司對於歌手錄這首歌很有保留,於是他現場唱出這首歌。 
當這樣的情況出現,代表的不是歌手不夠勇敢,而是很多人的飯碗都跟利益集團有裙帶關係了。"
"還是期待阿Kay吧!"
"題外話,Kay好像簽不成唱片公司"


05  離題動物

"冷靜!沒有需要的辯論,是不是可免則免呢。(Dream bear, 你是離題動物,不要搞局)"
"請大家不要帶看表演的心情,focus!"
"夢遺已經被拒絕了"
"夢遺是劉以達啊"
"達哥是夢遺大師,劉氏是劉夢遺"
“劉夢遺呢個名真係好核突啊啊啊啊啊"


05 自己的力量

"當我們在消費【二十世紀少年】的「朋友」,又或者【告白】的「好人面具」,有沒有覺得,理想世界其實很複雜,很多陰暗面,很多曲線想法,很多詭辯。
不,你有權懷疑,但,請你相信你的眼睛,做你認為對的事,重要的是表達,作出選擇。
不要看小自己的力量。
(張懸是一個很好的歌手,他總令我想起昔日的羅大佑)"


06  獨立精神

"國際唱片公司轉發張懸的熱心訊息,當然,照一些神怪邏輯,這段說話又會被理解成「外國勢力借台灣歌手之名干預香港事務,不要被誤導/被唆擺/被利用」。
向來,人和人之間的社會就會互相影響,他們都不會理解獨立精神和自由意志,因為他們始終以為,沉默代表冷靜,不選擇代表和諧,直到有一日被出賣。"


07  老土

"宣傳嘅方法,有時候越老土越有效,你問我,我一定係話,同身邊家長朋友傾多啲計"



 


Read More

當手機像素和雲端網路開始不計成本的產生,一張手機自拍就可以被記者拿來登到頭條任印不起格,這早已經不是新聞界的新課題了,隨便在微博秀一秀,可能只消三數分鐘,不以為意,只要有心人幻想力豐富,原圖放大抽絲剝繭,足以可以大造文章。當然,明星們在網上的抛眉弄眼或是明刀暗槍,也不過是演戲的一部份,看倌可不要認真,我不是説所有微博都是假,誰不知道真和假都不只兩面,有多少劇情需要,有多少假戲真做,有多少本著娛己娛人,誰又可以知道真相呢。就算你不是明星,也可能沾染上空中放話的癮,圍威喂,向來是社交網路的大會主題。既然沒有身體力行,也不要過份操心,罵戰,實在不宜網上發生。

當然,有八卦雜誌的信徒還是認為追明星的微博很過癮,強充説明星跟其他人一樣,也需要group chat嘛,所以真又有什麽出奇云云。他們真以為微博像時鐘酒店的牆,貼隻耳仔就偷聽到人家在私語。

而我卻認為,藝人們應該快點轉到Plurk。
演員們,誰又甘心這樣關埋門。

Read More

是的,這樣的評論令人很納悶,我們聽得太多理性之言,最終就是,理性埋沒良知。

所以説,有時候真理不一定越辯越明,另一則評論更令人煩,來自昨晨《晴朗》的,那個建議為雞疍仔伯伯籌錢去商場開檔的主持人,應該去死!星斗市民根本無需要陪地產狂魔玩大富翁。就算大家籌夠錢讓伯伯開鋪又怎樣呢?要是大家又有看上星期的新聞節目,要在商場立足,除非你曉今日賣台式奶茶明天你賣frozen yogurt,你可以賺幾多,你可以賺幾多,商場就加你幾多租,直到你「玩唔起」。

當大家都明知那是殘酷的現實,沒去反對他,沒去反思現狀,換轉投向它擁抱它,多可怕。

由一餐半餐的折衷,到everyday life的妥協,要遠離精神分裂的可行方法,是造就選擇,而不是扼殺選擇。

Read More


都明白不能亂下定論,不過,都過了三天,有關對艾未未的指控,他們交出了匪夷所思的「經濟犯罪」。用上匪夷所思,不是因為藝術家就不會不關乎正業的罪。我對「經濟犯罪」存疑,是因為當局沒有解釋何謂「經濟犯罪」,是貪污?偷竊?詐騙?貪了什麼,偷了什麼,騙了什麼,我相信,只是因為一切都來得不明不白,而我們是應該有這個知情權的,這也是為什麼大家存疑,大家憤怒的原因,也是中國政府為什麼失去公信力的原因。所以我不反對有人作大胆假設,因為「經濟犯罪」(又沒有任何註解)而立罪,名義上比「顚覆國家」更不明不白,如果連司法當局也這樣草率對待,我們又如何要求普通一個人在臉書上作大胆假設要冷靜呢。

不過也想,就算你多信科學證據,你又要信到哪個地步呢?又如果中央可以拿出艾未未20年來的「黑文件」,同時艾未未又拿出證據去辯白,這樣的一場爭辯,你又會相信什麼?你又可以相信什麽?就算我告訴自己要保持客觀、冷靜,只能夠相信肉眼所見的證據,可是在中國這個地方,你又會信到哪個地步?又簡單舉個例,每日在天星碼頭經過看著法輪功展示的圖片,那些也是有血有肉的證據,可是最後,我們都選擇用了接近「不相信」的方式。或者説,其實人民都選擇寬待這個政府。可是,疑心是迫成的,所以對於憤青也好,別太怪責衝動的人們,他們沒有去擲石,就只不過是把手打在牆上發洩一下。我不太相信,我和國家之間對罪有著相同理解....再說, 就算他們走去擲石, 也在做自己覺得對的事啊),只是在臉書罵,也是一種關心。

不信中國政府,但當我還可以支持這個政權一直渾(run)下去, 行動上,其實你也可以説我信服了。

愛國,談何容易,除了自覺,我們還可以做什麼呢。


採摘於07/04/2011 我們談論過艾未未





Read More

(notes on) biology from ornana films on Vimeo.

一邊被鬧著要愛惜公物,一邊據為己有,那些年頭,我們都用了整個學期,用筆在班房的桌面畫滿記號,那時沒有好好善用snapshot相機,也沒有強烈地希望佔有那些畫作,學期完了,又編到另一個班房,另一個位子,另一張桌面,寫寫畫畫。

Read More

2009年由奧地利導演Nikolaus Geyrhalter拍成的紀錄片《Our Daily Bread》,最近才到日本上映,看片頭就了解它要探討的糧食/資源問題,君子遠庖廚,那大家都不好做君子了,看清楚我們眼不見為乾淨的食物,在生產線上如何被糟質,「被死物」。

有機會要找片子來看。話説回來,我很怕那些蜂湧而來蜂湧而來的小動物,特別是片中那些工廠兒女在「執拾」的「雞」,很悲哀,看得人雞皮疙瘩。

IMDB

Read More

鐵達時廣告裏的他,在說自己怎樣幸運,性子那麼差勁也得到她的愛,差不多要說自己是一灘受她欣賞的爛泥,所以送了那只手錶給女主角,感謝她無條件的付出,這實在是廉價的愛情啊。

你說,多麼難看,什麼天長地久什麼曾經擁有的自信和矜貴都抛諸腦後了。

你是這樣說著。

我是這樣看著。

Read More

那年我們到酒店開房,我們要Twins beds,
今年我們到酒店開房,我們要Double bed,
明年我們到酒店開房,Double bed Full了,怎麽辦?

罪魁

你説,Twins beds有Twins beds好,一張搞亂了,可以有張好睡。
我説, 不如加張床喺中間。

「十年來,有幾個單身漢總是在情人節來我家酒店,一個人瞓大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