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衛報推出免費報 The Long Good Read

一年之初,開卷有益,有多少人還會在年初訂下今年要看多少本書的閱讀大計?在手機和數碼科技產品取代紙本閱讀的年代,像Flipboard翻來覆去盡是朋友看過和分享的新知網聞,短小、大路、快讀,世事仿似都被你看透了,實際上只有略知皮毛,重量不重質,似是大勢所趨,然而,近年間對閱讀有要求的出版者,都開始開發更多閱讀新體驗,讓有質素的內容不至沒埋於茫茫網海,讓對的讀者專注閱讀對的內容。

Continue reading “英國衛報推出免費報 The Long Good 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