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衛報推出免費報 The Long Good Read

一年之初,開卷有益,有多少人還會在年初訂下今年要看多少本書的閱讀大計?在手機和數碼科技產品取代紙本閱讀的年代,像Flipboard翻來覆去盡是朋友看過和分享的新知網聞,短小、大路、快讀,世事仿似都被你看透了,實際上只有略知皮毛,重量不重質,似是大勢所趨,然而,近年間對閱讀有要求的出版者,都開始開發更多閱讀新體驗,讓有質素的內容不至沒埋於茫茫網海,讓對的讀者專注閱讀對的內容。

Continue reading “英國衛報推出免費報 The Long Good Read”

編者的話真聲版

看時裝雜誌,編者的話往往是靈魂所在,看編輯如何解答讀者來信,又或是談論當下潮流事,字裡行間見真章,最近美國Esquire雜誌變得Geek起來,他們最近推出一個名為「Talk to Esquire」的iPhone/iPad程式,帶來幾個時尚專家在專欄跟讀者面對面「Facetime會談」,利用新加入的語音識別技術,跟讀者們開啟對話,創造嶄新的雜誌經驗。

當讀者進入「Talk to Our Columnists」頁面,分別可以進入時裝總監、髮型顧問、餐飲專家的專欄,他們將以問題了解你的習慣和喜好,啟動前置鏡頭,眼前畫面就像現場面對面訪談,像Siri的經驗,該App會分析你的答案更進一步回應並給你不同有關裝扮、形象、甚至揀你個性的cocktail提議,這也帶來植入式廣告的商機,例如髮型編輯在介紹造型時都會用到的髮蠟,影片都有加入產品特寫,效果卻一點也不突兀。

傳統媒體利用網路/手機走向更互動不是沒有前科,紙上QR code開啟hidden scene影片、延伸閱讀之類的方法已經不是什麼突破嘗試,Esquire雜誌去年年底就推出了一個名為Netpage的手機App,特別針對熱衷時尚的讀者們,就知道他們閱讀雜誌時根據個人喜好做Clipping,剪雜誌太費神太麻煩,用手機拍雜誌又不一定拍得好,該App則可以憑被拍下的雜誌照片,自己識別出該期雜誌的頁數和裁切部份,讀者可以選取他所拍的雜誌報導/專欄/圖片存取及備份高清版本,完全看準今日追潮流的讀者喜歡收藏心頭好的習性,更讓他們可以立即分享到社交網站如Facebook、Twitter及一個相當受時尚類讀者歡迎的Pinterest。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被收藏的圖片和資訊都是消費情報,出版商開發這個App自然有其商業考量,例如當讀者在雜誌看上了一部相機的介紹,除了文字報導它的售價和銷售點之外,手機存取的圖像更自動加入Buy it線上購買該產品的連結,雜誌透過與網路商店的合作,讓讀者在閱覽消費情報的同時,也可以更快一步購買貨品,為讀者帶來方便之餘亦為廣告商創造更多商機。

利用手機App,方便讀者在看雜誌時將喜歡的好貨和報導收藏、分享到社交平台,更重要是可以直接將他們帶到網路銷售點。

 

除了自行開發軟件為雜誌帶來延伸樂趣,也有些雜誌利用現成流行的網路平台上實踐創意,例如女性時裝雜誌Elle就利用他們官方的Pinterest,開設Runway Trends Board,展示當季各大品牌的代表作品,以至最富注目的時裝話題,跟讀者分享。

策展年代(2): 由Google Reader談到個人媒體

策展年代 2

Slate網站有這個名為The Google Graveyard的頁面,專門讓Google fans向被斬掉的服務獻花吊唁,Google Reader一到就帶來很多陽氣..

 

Google宣佈將於7月1日暫停Google Reader服務,惹來網路各界反響,Slate網站的「Google紀念花園」隨即加入Google Reader墓碑,獲得過八萬五人獻花,迅即超越iGoogle成為最受歡迎的追思項目,雖然距離大別之日還有超過三個多月,不少人都開始為未來訂讀網誌的「替補方案」緊張,Digg向外宣佈加快開發Blog Reader服務,很多一直以來透過連接Google Reader戶口、優化讀Blog介面設計的第三方網誌工具都開始為往後服務更新規劃,像Feedly為例,自Google消息公布後不出兩日,就有近50萬新註冊用戶,全賴一眾科技網站和博客報導一系列【後Google Reader年代的應急方案】等等貼士,讓大家都急不及待為已訂的RSS找歸宿。

策劃「跳船過檔」、去Google Takeout打包Google Reader Starred Items之時,其實每日你有幾多Blog posts未讀?

兩年多前,Wired雜誌主編Chris Anderson就以「The Web is Dead」為題,預示搜尋網路閱讀趨勢的衰減,群眾轉以社交媒體提倡Peer to Peer的形式瀏覽網路資訊,速食資訊取代深度閱讀,過往大量網路用戶以blog形式發表日記(本地較受歡迎繼有Xanga及多個入門網站的blog平台),現在都轉投以個人Timeline為結構的Facebook,更大程度是因為由創造內容改為分享/轉貼內容的習慣轉變,「資訊串聯」、「策展」將會在未來一年被廣泛談論,昔日用「我的最愛」又或是在Google Reader為精彩文章「註星」的私人收藏將會更透明化,不信?你看大家不是已經習慣在Facebook將喜歡的文章和圖片共諸同好嗎?懂得整理資訊、加入個人獨到觀點、有廣泛的社交人脈,他們不一定要創造長篇又深度的內容,卻懂得如何結集各種資訊,利用一個主題/一種觀點/一個概念去包裝,如同在博物館搞展覽的策展人一樣,又或是出色的唱片監製,透過串聯方式將意念達成。

社交網站如Facebook為資訊串聯創造了很好的條件,但勢非是這股浪潮的終點,且看近年來多個相繼新興的網站,或者可以視之為「網路策展」的指標:

 

Pinterest

Pinterest
在美國大紅的Pinterest,也成為全球很多愛好設計/家居/購物等人士的天堂,Pin這個動作絕不止於bookmark/ like,每張Pin board所代表的是該Pinterest用家的個人品味, 比較過去透過個人網誌對愛好之物作出評論,Pinterest提供一個更快捷更容易瀏覽的視覺平台;比較Facebook專頁沉底式時間線,或相簿的雜亂,有序而又提供獨立關注的Pin board更user-friendly。未來Pinterset對網站(特別是網路商店)的資訊整合,將成為網路發展的重大關鍵。

tumblr

Tumblr
相對blogspot以至xanga等平台,Tumblr可說是新一代個人媒體的代表,雖然它在07年就問世了,由昔日被標誌為「輕量級網誌系統」到今日獨當一面,就正是夠輕,不論是發文者可以跳過管理網誌的技術制肘,分享影片/照片/文字更方便,更方便以手機程式發表/分享內容,就連從讀者爬文的角度,Tumblr可謂重新定義blog和micoblog之間的新價值。

medium

精讀媒體 (e.g. Medium)
Medium相對於Pinterest 和Tumblr沒那麼流行,不過在擠滿unread posts的blog reader和充斥太多無聊小事的Facebook Wall posts之間,有人選擇做精選資訊的先鋒,暫時透過邀請制吸納用家,並為大眾提供精闢好看的深度內容,由商品設計到藝術、 人文關懷到哲學討論、網路趨勢到廣告人語,不精不採,也成為網路策展媒體的一個出色示範。

scoop.it

個人策展平台 (e.g. Scoop.it)
Scoop.it以「Shine on the web」為大志,讓大眾分享自己的bookmark/”blogmark”,目的有點像slideshare網站,只不過分享的不是powerpoint, 而是舉凡在網路值得被談論的文章,跟其他書籤服務網站不同的是,每次加到自己的頁面都要加入個人觀點,展示形式亦有點像Pinterest, 以Grid間格顯示。(都說,這是網路新制式,不論手機或桌面也方便閱讀) 值得注意的是,Scoop.it亦非是唯一一個提供這種功能的個人媒體,如Yahoo曾併購的書籤服務網站Delicious也在向這個方向推出更新版本,甚至可以想像未來有更多同類型應運而生。

(【策展年代】系列之二,待續)

Google Glass 看穿的背後

google glass

這些年,半年一次手機升級,大家對新手機的期待早就大不如前,下一個會令大家渴望得到的hot items會是什麼?芸芸新發明當中,相信不少人選定是Google發表的新作Google Glass吧,一副具備連接網路訊息屏的眼鏡,無時無刻都接上雲端閱覽即時資訊:天氣、社交圈近況,地理位置附近的交通、店舖資料… ,幾乎要將人類視覺重新定義,而且裝置亦具備錄像功能,讓用家可以透過眼鏡前的鏡頭將生活的每一刻點滴記錄,以第一身的視野角度複製影像,從官方網站的預告片所預見的新時代,Lifebits即會成為自動化數據的大趨勢,就是人們無需再打開手機App打卡,就自動追蹤並記錄你的位置;也無需倒數三二一影相勞師動眾,未來追求一切自動化,「拍咗先講」。

雖然對Google Glass趨之若䳱的群眾大有人在,然而美國網路顧問公司Creative Good創辦人Mark Hurst 最近在網誌上發表一篇名為【The Google Glass feature no one is talking about】的文章,提出一個Google Glass很少被談論的特點,他指出大家總在談論戴上Google Glass用家的好處,卻沒有設想到跟Google Glass用家打交道的人們的切身感受,想像你可能在被「分析」跟他上次對話的內容,又或對方可能一邊跟你談話一邊在看股票行情,更甚的是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和小動作都沒經你同意就被偷偷拍下,一切的影像都直入雲端存載,透過現今成熟的Face detection人臉辨識系統,以至所有錄音都自動被譯成文字,當每個人的行為都轉化成可被搜尋的數據,也勢將成為參考市場顧客分析的重要數據,個人隱私也將面臨進一步挑戰,Mark認為,所有關於用家經驗的探討都不應止於是否user-friendly,而是friendly to everyone,也勢成Google Glass最值得探討的問題。

現在Google Glass官方網站開始接受留名跟蹤最新消息,是追潮流,還是要追上市場動脈,又怎能錯過這件gadget of the year?

Google Glass http://www.google.com/glass/start/

google now

或者Android 用家會留意到Android 4.1系統加入一項名為Google Now的網路服務,讓你可以在每一個「當下」取得最貼心又有用的資訊,例如:當你抵達機場,會自動顯示你的電子登機證;計算你每日走幾多里路;適當時候提醒你下一個約會的時間和地點,替你向餐館訂座;出門就看到天氣報告,路面交通擠嗎?又會提示你哪個朋友今天生日,何時哪裡有音樂會;最近上映什麼電影…

沒錯,這種在特定時候預測你需要而顯示貼身資訊的服務,將來大有可為,更可以想像會整合到Google Glass的介面上,Android 4.1用家可以先行體驗吧! Google Now http://www.google.com/landing/now/

淺談Pinterest Web Analytics

pinterest analytics

坊間很多Pinterest分析工具,都針對用家經營自己的Board和Pin中有多少被轉貼分享來評測個人/品牌影響力,而Pinterest 剛推出的官方 Web Analytics,則是針對Pinners到訪網站的統計工具 …

(圖: Pinterest)

最近Pinterest 又有新版面,更加入一個對品牌網站相當重要的分析工具,名為Pinterest Web Analytics,讓品牌管理員追蹤網站訪客將內容分享到Pinterest的趨勢。

從用家角度,Pinterest就好像一本私人集圖冊,依個人喜好掛上自己喜歡的影像,網路購物、室內設計、時裝配搭,樂此道者,無所不Pin。越來越多品牌有見及此,都將他們的官方網站,特別是展示令人感動的設計和好貨的網站,都會加入Pinterest的Plugin按鈕,方便訪客在瀏覽產品型錄時將品牌產品被Pin分享到Pinterest,讓更多人發現他們的貨品和網站。

換而之,品牌在產品網站鼓勵訪客Pin內容的過程中,無形中也將品牌訊息傳得更遠,訪客在Pinterest的追隨者也就可以看到品牌產品,當中可能也有喜歡該品牌的人,從而鼓勵更多人追蹤品牌發表的靈感,甚至還會登入網站訂貨。

坊間很多Pinterest分析工具,都針對用家經營自己的Board和Pin中有多少被轉貼分享來評測個人/品牌影響力,而剛推出的Pinterest Web Analytics,則是針對Pinners到訪網站的統計工具,當中可錄得比較值得網站管理用作分析的數據包括:

  • 訪客廣度,例如網站的Impressions (頁面/圖像的展示次數),Reach(瀏覽頁面/圖像的人數),這個比較像Google Analytics也有提供的網頁數據。
  • 訪客互動的參與度,例如Pinners人數(多少人將頁面的圖像Pin上Pinterest),還有Pins數目(網站上的圖像被多少次Pin上),這也反映你的產品/網站照片引起大家多大的注目。
  • 關於網站內容的「吸睛分析」,例如最多人Pin過的/最近被Pin的/最多人Click來看的照片,有助網站日後的內容策劃。

在什麼都講究搶眼的網路,大概沒有幾多網站連一幅相都無,值得一提,Pinterest Web Analytics其實也適用於很多不同的網站:

  • 攝影分享網站/看訪客最喜歡「收藏」哪種風格的照片
  • 藝術節購票網(電影院?電影節?)/方便訪客按自己的心水節目Pin到自己的board上之外,更可以預算參加者對藝術活動類型的取向
  • 設計師的Portfolio Website/了解到訪的人們最留意/欣賞哪些作品。

等等,想得出來都可以。

啟動Pinterest Web Analytics功能的方法很簡單,首先要申請證明你是網站持有人,在驗證過程中你可以下載相關的程式檔案上載到網站,又或貼上專用統計程式碼到網頁上就可以。

試試! http://business.pinterest.com/analytics/ 

策展年代(1) : 你還寫blog嗎?

網路策展年代

 

你還寫blog嗎?

這是近年很多身邊朋友不斷在Facebook提出的問題,容許我今次用了很嘩眾取寵的題,其實我想說的是…Content Curation 這件事,這也部份解答了為何越來越少人寫「所謂的blog」。

一直很想寫這個題材,無論是近月來的閱讀,或是近年工作上接手品牌社交專頁的Content Strategy,工作團隊做的Content Plan,還有我的臉書頁發表什麼好,當中也牽涉到「內容策劃」。

很多人說,「Content is King」,這句說話,我想現在也無需要深究何時開始被人談論,而我一直認為,這句說話其實是有兩個層次的,不論是紙上媒體還是放諸網路,甚至涉獵更多界別的展示形式,都同樣有效。

Content is King 全民健筆

由書本到網路,曾經我們多麼「重視」內容,特別是早幾年很多雜誌媒體都Scan字過紙將原圖做Flash網頁讓大家用Mouse模擬揭書觸感,及後有了Blog的流行,由出書的寶貴經驗(或投資)轉換到網路全民實踐,人人都是Content Creators,都很健筆,世界各地的blog平台陸續熱鬧,還有電子報平台,讓素人都可以做報長,定期發表電子報刊經電郵發送給自己的讀者。

那些年,哪管是一張唱片還是一套電影,一樁社會話題還是一單私人情事,誰都變成影評人,和「白韻琴」。資訊倍級增加,看不完的雜誌,上不完的網誌,一方面改變大眾閱讀的時間觀(例如看音樂節目由以前播放全首都半首都不夠就要被Cut歌了),另一方面也造成大眾內容的質變,生活雜誌的專欄大幅blog化,用上更大眾的生活語言,取代過往業界評論文章的專門用語,這本來是双利刃,好的可能吸納更多興趣範圍以外的讀者,不好的話,就會變成純吹水的沒營養評論。

然後,社交媒體出現,讓「Content is King」這句話賦予另一層意思。

Content Curation: 非原創內容的原創觀點

社交媒體的精神在於人脈連結,人和人之間分享的內容,提供了交流/交際的共鳴作用,在眾人發聲的圈子當中,取得注目和即時式的影響力比內容的深度更為重要,這也是為什麼最後Facebook的Note功能被即時訊息(Status)取代,昔日不少Blogger經已無心裝載,就連傳統的blog平台近年也逐漸被Tumblr所取替。

Content Curation的大勢所趨,只要比較一下Blog媒體和Tumblr的內容構成就得以引證。以前大家寫Blog最重視的是內容獨家(我們有時候Search找到自己的文被人轉載,真的會發火地跟朋友討論),現在你看大家的Tumblr,你幾乎分不清楚那些是Tumblr站主分享他人的內容,還是自己創作的內容,情況同樣發生於任何一個社交平台,去看看你朋友的Facebook Timeline有多少是Share他人的內容?甚至是Pinterest內朋友所Pin的圖片,就幾乎沒有是自家提供的內容。

正因為「Content is King」,在資訊爆炸的環境中,只有可貴的內容才往往得到更佳、更廣的曝光,甚至為原有內容帶來更多與別不同的新觀點,例如一首流行曲MV片在不同人的臉書分享就有不同的(被)解讀, 各花入各眼,也豐富了內容的原意。

對用戶而言,他們所分享/所發表的取捨考量也成為個人觀點的部份。例如一個攝影師的Facebook專頁不一定只是貼自己的攝影作品,他還可能透過轉貼自己欣賞的電影選段,去分享他對視覺藝術的觀點;一個專欄作家開微博,不一定只貼自己的欄文,寫日常札記,或者對他人之見發表個人評論,說不定更能突顯他的個性和精神面貌。

Content Curation之於Content Creator,可能是重拾昔日對內容質量的執著,因為只有具質量和可觀性的內容才有機會被他人選為「延伸閱讀」、「轉貼分享」;Content Curation之於Content Curator,則是需要賦予個人的觀點,不然就只成了拾人牙慧的轉載機器人,有時候甚至反過來因為要突顯某些觀點,所以收集相關的內容進行梳理,發表評論,這正是下一篇文章要談到今日很多社交廣告策劃上的應用(鎖定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誰都可以是Creator,或/和Curator,角色沒有衝突,也沒有平台之限,正如當下你還可以在Facebook只寫自己的而不分享別人的內容,Blogger也開始將Wordpress當Tumblr用。所以上面很多例子都只是用各網路平台的常見現象作探討。

(到下一篇文章分享之前,介紹大家最近看的一本書)

網路策展年代 【CURATION策展的時代】

一本探討Content Curation的書,書中提及好幾個案例都在解析策展的關鍵,在於串聯資訊的學問,過往我們認知的Curator(策展人)可是是一個畫展/藝廊活動的搞手,重點是發掘主題,從而藉由策展人的閱歷,揀選出跟主題呼應的作品聯合展出,而這套串聯信息和資訊的觀念,其實正正跟很多今日網路/品牌傳播的內容企劃不謀而合。此書用了頗長篇幅談論一些案例,要花耐性,第三篇「在觀點打卡」可謂全書的核心部分,觸及較多社交網站的情境。

 

延伸閱讀:

這篇收錄了Content Curation一路走來的紀事年表及一些網路學家/專家對有關Content Curation討論的觀點:

http://ronvanpeursem.com/2013/03/when-did-content-curation-begin/

 

脈搏網 專業級微博神器 (上)

vmaibo 脉搏網

一直有人問,香港人用微博的嗎?用!你沒留意很多八卦周刊的記者都在跟藝人的「被報導」嗎?於是很多人都認為微博是用來追明星的詠嘆和名人生活的家常座右銘,還有一些關心國情的朋友們喜歡關注國內敢言士和「踩界」媒體的官方微博。微博之於社交,就是沒停的scroll,沒停的追post,勤力轉發者少,主動出post就更比不上臉書了。

曾在Google、微博等網路巨頭担當要職的學者李開復,亦為現今國內網路媒體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兩大微博關注人數合共高達6千萬人,最近一次接受紐約時報問到如何經營微博,首度披露他的「微觀點」,他指出每天花個半至2個小時用微博,早上六點至七點/晚上八點至九點,定時定候由微博工具為他選來的200-300篇微博,再挑好哪些自己有感興評論的轉發出去,由於短時間內轉發多篇會對粉絲造成滋擾,於是他又用工具將要轉發的微博分別在全日不同的時段定時發出,間中自己也會發表微博,最精選的微博/轉發文都編排到黃金時間(最多微博用戶在線活躍的時間)發表,他續說,有時候編排時間也講究所發表的題材,例如關於親子的,就等家長們都上網的時間才發表。

聽罷經營微博的專家分享他的心得,你或會想他是用什麼工具呢?去看他的微博,就是一個名叫脈搏網的工具,原來也就是他所創立的公司「創新工場」為「微博經營者」出品的「微工具」,既有智能過濾精選微博的閱讀功能,也可以按照用家設定的關鍵字去監控流行話題,同時也有著很多第三方微博軟件都有的定時發表/轉發器,不過它這個介面就user friendly得多)。

社交工具,最重要是敢試敢體驗,這個脈搏網現時正以邀請階段供申請試用,有興趣就上去登記咯!

vmaibo 脉搏網
vmaibo 脉搏網

脈搏網 :
http://vmaibo.com/

對話李開復:影響力越大,責任越大 (紐約時報中文網專訪)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3/02/22/cc22leekaifu/zh-hk/

 

好戲,不在後頭

好戲,不在後頭

在智能手機普及應用的年代,訊息交流趨向即時性,昔日用Hashtag (標籤) 發表微博、twitter止於商務活動,邀請在場人士透過微博發表問題,到今日已成外國主流媒體跟觀眾互動的手段,一邊看電視,一邊即時用手機討論,已成今日電視迷的常態,大家都等不到留在後頭的好戲,臉書上人人都在不停「劇透」,電視台也不避忌讓結局曝光,「預支」收視點,能夠廣泛利用傳統媒體,以至線上社交討論平台,成為當今媒體需要認真思考的策略。

因應大眾接收電視資訊再不局限於電視螢幕,多媒體以至互動經驗將為今日訊息生態帶來重大改變,有研究就指出,在電視節目播放時段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宣傳,將有效提升觀眾對贊助品牌的注意度,節目類型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相對於需要專注力的劇集節目,真人騷、運動賽事的「場外討論」可達致更佳的宣傳之效;同時,能夠兼容更多網路裝置瀏覽內容的活動也帶來更有效的宣傳 ,一項統計指出擁有電視、桌面電腦、手機、平板,4個主要訊息介面的觀眾,比傳統電視觀眾有更高的品牌記憶。也因為觀眾透過多介面(multiscreen)參與節目的習性,過往可能針對手機用家另設手機版本的網站,隨著更多手機/平板介面環境的考量,Responsive design也逐漸成為網站設計的趨勢,務求讓互動經驗在不同環境下更靈活實現。

如何讓媒體活動創造更大行銷效果?有幾點值得留意:

● Multiscreen不止於多媒體「播放」,互動經驗將更有效發揮新媒體/ 流動媒體的特性,如何透過豐富活動創造更深刻的品牌經驗,比收視率、Impressions覆蓋度更重要。

● 重視社交平台的連結,官方的討論區只能吸引有限的觀眾群,礙於「三唔識七」,不少人更可能直接在自己的臉書在跟朋友分享,如果能將訊息有效連結到臉書,例如加入社交Plugin插件、又或是hashtag的活動標籤建議,一方面發揮各大社交網站的宣傳效果,在日後評估活動成效時更方便取得有用數據。

● 借助活動進行品牌行銷不一定限於官方贊助,過往Nike在奧運期間的「場外操作」就是很好的參考實證,在追求即時性和共鳴感的社交網路,緊貼活動脈動的品牌,抓緊時機進行深刻交流,比嚴謹的消息發佈日程更有效。

 

battle-for-the-living-room
擁有更多介面將同一個訊息傳達到觀眾,對品牌有產生更深刻的記憶之效。

 

oreo
向來Super Bowl賽事都成為美國廣告黃金時段,Oreo曲奇在twitter的一條Twitter宣傳成為佳話,借助一場比賽中途停電半小時的意外,他們發布一段「Power Out? No problem.」附上他們的廣告語「You can still Dunk in the dark」,引來萬人轉發,並登上眾多行銷新聞頻道。

 

 

大數據下的未來百貨

大數據下的未來百貨

大數據(Big Data),近年開始成為網路趨勢的關鍵詞,也大可能地繼社交網路/雲端應用的下一個熱門話題,無線網路速度急速發展,網路儲存空間倍級膨脹,跟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一一有系統地被記錄,這個由集體資訊構建的生態,將會如何影響這個世界?

説來就像宇宙大爆炸一樣的突發事件,其實這並不是無中生有,靠著無線網路速度急速發展,網路儲存空間倍級膨脹,跟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一一有系統地被記錄,從現今網路社會生態,關於Big Data的討論更可説是使然出現。
舉個有趣的實案,一天,一間美國百貨公司接到一宗投訴,投訴人是一名母親,她去信指自己女兒只有16歲,卻被該網上商店推銷孕婦產品。
我們都討厭不明來歷的廣告,收到cold call更加扯火,可是故事發展到後來母親發現自己搞錯了,原來她的女兒真的懷孕了!我們都很難想像,一間百貨公司怎麼可以比親生母親更快知道女兒的需要,原來,女兒在知道懷孕後一直不敢告訴家人,結果在百貨店的網站上找過很多婦產用品,相關的瀏覽資訊經紀錄後,百貨店隨即進行針對式促銷廣告。

大數據快將左右(甚至在不知不覺間主導)大眾的選擇,在討論其帶來的正負面影響之先,或者大家更關注私隱的「貶值」,嚴格來説,該是由「無價」到「有利可圖」的演變,由昔日進店填表申請會員獲取迎新禮物到今日一人一Like換Coupon換禮物,回應上星期有關Social Search的談論,個人喜好都可以成為出賣的籌碼,Dirty Data,或許會為大數據帶來誤差,然而,大勢將至,對品牌而言,如果可以準確地獲取客人在生活消費行為等等資訊,一方面抓住準確的用家群,貼近客人的真實需要;同時也可以創造更個人化的互動經驗,為品牌加分,想像有天故事中的女兒和母親走到百貨店,各自開啟為客人逛店而設的手機App(還是架上一副有顯示屏的高科技眼鏡?),畫面顯示兩人購物的建議路線,介紹她們都不可能錯過的商品,這可會是未來商店的一種可能。

雖然,不太geek的你,可能又會問,為什麼不可以舒舒服服在百貨店亂走?(永遠記住,科技只是為大家製造更多可能,假設我們相信,變原是永恒的話)

Social Search的殘酷真相? 從Facebook Graph Search帶來的反思

Social Search的殘酷真相? 從Facebook Graph Search帶來的反思

朋友去過的食店就是好的?朋友喜歡的電影就是自己會喜歡的?我們是不是太相信物以類聚,而不嘗試接受新事物?Social Search,本來就是對群眾自由選擇的一個重大挑戰。

1月15日,Facebook執行長 Mark Zuckerberg宣佈今年首個重大項目,推出以Facebook社交網路衍生而成的搜索工具Graph Search,既然是由Facebook引伸的搜尋功能,自然跟以往Google等搜尋系統有所不同,例如過往我們都用關鍵字做廣泛搜索,通常搜尋結果都以瀏覽量排行的連結為主,例如要找香港食店,你可能要加入更多關鍵詞收窄搜尋範圍,從而得出比較受歡迎的資訊),Graph Search則提供另一套搜尋邏輯,強調用戶關聯性,例如,我朋友讚好/簽到的食店,透過這種搜尋方式,用戶不止於找尋資訊(新聞/官網/討論區文章/部落文),而是直接獲取答案(Facebook 專頁/地點頁面),這亦成為繼Newsfeed(即時社交新聞)/ Timeline(追尋人和品牌資訊)之後Facebook獲取資訊的方式。

一直以來,以Google為首的搜尋廣告在網路創造相當大的利潤,直至近年Facebook深耕人與人/人與品牌的社交聯繫,藉以建構成另一套「以人為本」的資訊網絡,Graph Search的出現,自然也成為數碼廣告,以至市場行銷界的注目話題,如同針對SEO搜尋優化技術,讓搜尋器更易找出品牌相關的資訊,到直接購買搜尋廣告推廣品牌活動,轉移戰場到Social Search這一塊戰場,品牌得好好計劃如何爭取更佳的曝光、更多用戶的讚好,從而提升品牌在Graph Search搜尋結果的表現。

然而,在Graph Search強調人性化搜尋的同時,社交網路又能否給我們帶來更合乎更佳、更人性化的答案?這才是Graph Search值得反思的一個問題,要不然這個只可能是一個網路行銷的「衍生工具」。很多人質疑Facebook以用戶主導的信息數據可能跟Graph Search所強調的用戶喜好取向存在一定落差,大致基於幾個原因:

  • Facebook的讚好再不純然以用戶真實喜好主導,特別以有獎活動(甚至是協同第三方單位推出讚好品牌的會員計劃活動)來招攬粉絲的品牌專頁,最終被質疑為這個信息場上的Dirty Data,也就是不盡準確的暫存信息。當你相信搜尋「朋友喜歡(讚好)的電影(專頁)」的結果同時,其實可能只是一幫朋友參加過電影公司的送票活動,那就大大值得深思社交搜索的可信性。
  • 除了Like的真確性成疑,Check-in也不一定反映真實,這一部份來自「簽到式優惠活動」的「反效果」,另外普遍用戶關注個人私隱,像經常出現的生活場所往往都不方便透露,原本只用在Newsfeed作個人近況跟朋友聊天無可厚非,但當成為「朋友最常去的香港地方」的搜尋根據,結果就遠遠可能被高估。
  • 研究顯示,網路用戶往往對周期性較長的事物更大興趣寫評價,例如一套電影不比一本書、或者一間酒店獲得較多真實評價。而大多數人寫這類評價均集中在以興趣為主軸的討論平台,像Amazon/郵購網以至提供訂房的酒店網,他們的共同點是跟網上商務相關,事實上,用後分享往往成為用戶寫下評價的心理誘因,這是以「人」為本的臉書搜尋不易實現的。(在朋友間談論商品往往被視為品牌奴隸,然而我們倒樂見陌生者在Openrice的食評,Google Map的酒店評介,奉之為有用參考)
  • 回到終極問題,當我們經常談論Google及Facebook的資訊生態,前者是開放式的資訊搜尋,後者是友儕間封閉式分享。朋友去過的食店就是好的?朋友喜歡的電影就是自己會喜歡的?我們是不是太相信物以類聚,而不嘗試接受新事物?Social Search,本來就是對群眾自由選擇的一個重大挑戰。

 

無論如何,Facebook決意踏出這一步,也為現時的社交平台帶來更多樣的可能,至於如何在看似用作行銷的「衍生工具」變得更具指標性?能夠結合更多擴充工具,諸如觸及很多網站的Social Plugin (Like掣/留言板),或會是Social Search今後長足發展的關鍵。

 

相關閱讀:

bernie’s Monologue: 為Facebook Graph Search 做 SEO! 品牌Brand Page應準備的四件事 

TechCrunch: Facebook’s “Dirty Likes” May Mislead Graph Search Initially, But Facebook Has Other Good Signals, Too

Adman’s Rants 廣告風涼話: 臉書吸金新功能 推社交圖表搜尋

Premiere Issues 創刊號大搜錄

Premiere Issues 創刊號大搜錄

對雜誌迷而言,去旅行的其中一個活動,是去書店看雜誌,哪管不諳當地方言,就是單單看不同雜誌的排版、照片、插畫,也可以發現各地人們關注的生活課題,特別是獨立雜誌,往往表現出不同策劃者的個人風格,例如歐洲的風景攝影誌,台灣的文學誌,韓國的流行通訊,日本則更豐富多樣,將專攻鐵道迷市場、收納術經驗,林林總總生活課題都獨立成誌,看他們雜誌的精美圖文,有時候幾乎誇大了真實感受的樂趣。

雖然不是一個收藏大量雜誌的迷,可是每次在街上發現有新雜誌,還是很有衝動去打開看看他們如何寫,如何做,相對於書,雜誌可能更需要持續實踐編輯方向,舉過例,近年很多人開始跑步,港台兩地都分別有出以跑步為題的雜誌,月刊也好,季刊也好,如何就每次期刊帶來新角度,是辦這類雜誌的考驗;另一類雜誌則是速讀型,需要靈活取材的變通,像專門講網站程式/設計的.net雜誌,看久了他們的封面headline不禁納悶,健身雜誌Men’s Health的頭條也不遑多讓,來來去去都是bigger biceps in 3 weeks/ Harder abs, strong and fast…雖然雜誌有限期,會outdate,可是因為更貼近當下,所以不論是老生常談的內容,利用當前流行的話題去帶入,這總比買一本健身/健康食療手冊來得沒那麼呆板。

最近跟友人吃飯,聽到他們公司最近有一個有關雜誌的策展,很有趣,聽聞這是一個由2002年就開始的計劃,設計師Danielle Huthart在網路發起一個文獻庫Premiere issues,裏面專門搜集世界各地雜誌創刊號的封面和目錄頁,時尚/設計/科技/視覺系都廣邀雜誌迷上載分享,現在他們的庫存有來自22個國家近294本創刊號,上個月他們還在尖沙咀K-11商場搞了一個十周年活動,一方面邀得逾百本雜誌創刊號「真書」展覽,向公眾展示一路走來流行雜誌之於視覺文化傳播的豐富多面,同時也請來資深出版人、設計師、雜誌編輯,舉辦一系列討論會活動,回望歷來以雜誌實踐創作概念的經驗,同時展望雜誌面對互聯網、手機媒體衝擊下的出路。

可惜錯過現場參與這個活動,不過如果你也是雜誌迷,或者你都收藏過一些創刊號,不妨去他們網站支持計劃!

 

載體以外 雜誌是一種形式

雜誌也不一定以出版形式出現,如電視節目、電台廣播、Blog 媒體、新聞App都是以另一種形式去實現雜誌,Facebook也不例外,像很多品牌專頁也成為大家定期/不定期接收的資訊,關注一個品牌的Facebook專頁,不一定要是品牌的粉絲,也可能是因為對它提供與品牌服務/產品相關的生活課題感興趣,寫什麼,如何寫,其實跟雜誌編輯的工作有不少相近的地方,﹐當然,Facebook/Social Media市場學不僅於此,可是沒有好的內容,大眾都只會走馬看花。

連結:http://www.premiereissues.com/

 

Highlight 社交場合天文台

Highlight 社交場合天文台

有無試過,在社交場合難免都會遇到熟口熟面的人物,縱然你好記性,又或者你都習慣整理好收來的卡片,想喊名字卻掛到口唇邊,記不起他姓甚名誰,記不起之前在什麼場合遇見過,是客戶還是合作伙伴?大學認識的校友?還是朋友的朋友?也因為不是所有社交場合都請參與人士掛上名片,於是面對這種情況,最後還是禮貌地微笑相望,又或者打開話匣子慢慢推敲,如果對方眉精眼企,看得出自己忘了就很尷尬吧。

是的,縱然我們有Facebook Event, 大會Twitter harshtag,可是一般情況帶著手機的赴會人士,還是只會在Facebook/ Twitter App上留status/ Check-in,又或跟同行的朋友談論,很少透過社交App接觸不熟絡的「同場人物」。去年,一個被多個媒體大力推介的社交App,叫Highlight,卻提供了一個在社交場上認識朋友的機會,像剛剛提到遇見面善人物的情況,它就像是一個虛架在每個人身上的名片,也同時亮起了你所在位置附近的用家的職銜和身份,讓你預先認得身邊在場人士的背景。

當然,每個社交App的基本要求是大家都同為用家,在眾多社交網路的競爭環境下,Highlight也嘗試將門檻放到最低,新來者只要用Facebook登記就可以直接將自己的Profile頭像、興趣(你讚好過的Facebook專頁)和工作職位「過戶」到Highlight的個人資料,他們也了解大家重視私隱,所以諸如感情狀況、年齡等等都沒有取用。同時,Highlight會因應你的朋友清單和你所讚好的專頁,向你透露你每日行蹤的地方分別「有機會」遇過跟你有可能認識、興趣的人物。

當你接近朋友或興趣相近的人物時通知你。

這裡Highlight有兩個巧妙之處,一是如果那個「面善者」跟你在Facebook有Mutual friends,你都可以知道是他是哪個朋友的朋友,就算那些Mutual friends都沒有安裝過Highlight。另一個巧妙的是,一直以來,大家都很少有談論一個Facebook專頁的兩個粉絲之間的關係,他們除了可能同為一些品牌/產品的粉絲之外,對商場活躍的人士來説,他們更可能是因為工作關係而讚好該品牌/產品的專頁,而這正提供了很大的社交線索,讓彼此碰面打開對話。

Highlight 就是利用這種方式讓用家與他附近的人物交換人物情報,你更可以主動向附近人物透露更多關於你的訊息,近況也好,個人話題也好。要是你的好朋友都安裝了Highlight,那就更好,為什麼?如果你是那些不喜歡預早兩個星期約朋友出街吃飯的人,Highlight就會是你最佳的朋友雷達,因為它可以偵測著你的Highlight朋友位置(當然也需要他們開放自己的位置,不過這也可説是Highlight用家的基本條件嘛),然後當朋友跟你的所在位置接近時,它就會Push你朋友的確實位置,説不定大家都是「臨時沒有伴」的路人,可以相約去喝咖啡,吃頓飯。

可以了解身邊一些跟你有Mutual friends的朋友。

Highlight 特點:

  • 當你接近朋友或興趣相近的人物時通知你。
  • 可以了解身邊一些跟你有Mutual friends的朋友。
  • 你有方法去知道「面善人物」的背景。
  • 可以直接在App內對話通訊。
  • 容易掌握私隱設定。

 

Highlight 官網: http://highl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