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車showroom聯營爆谷甜品店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跟友人走過東京Midtown附近的博物館看展覽,朋友説要專程找一款特別的甜品,我聽説這個商場有很多以精緻甜品出名的店,一到假日就會出現人龍輪候High Tea,想不到,他帶我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 一家賣車的Showroom。

Continue reading 名車showroom聯營爆谷甜品店

乾杯自拍的感動瞬間

每次去東京都會行一行新宿的電器連鎖店BIC CAMERA,推出了兩年多的THETA一直擺放在一角無人試玩,你或者都會問,這樣以2、3千元定價的玩具會好賣嗎?後來,就在剛剛七月的東京之行,我發現了它的另一門商機。

Continue reading 乾杯自拍的感動瞬間

編者的話真聲版

看時裝雜誌,編者的話往往是靈魂所在,看編輯如何解答讀者來信,又或是談論當下潮流事,字裡行間見真章,最近美國Esquire雜誌變得Geek起來,他們最近推出一個名為「Talk to Esquire」的iPhone/iPad程式,帶來幾個時尚專家在專欄跟讀者面對面「Facetime會談」,利用新加入的語音識別技術,跟讀者們開啟對話,創造嶄新的雜誌經驗。

當讀者進入「Talk to Our Columnists」頁面,分別可以進入時裝總監、髮型顧問、餐飲專家的專欄,他們將以問題了解你的習慣和喜好,啟動前置鏡頭,眼前畫面就像現場面對面訪談,像Siri的經驗,該App會分析你的答案更進一步回應並給你不同有關裝扮、形象、甚至揀你個性的cocktail提議,這也帶來植入式廣告的商機,例如髮型編輯在介紹造型時都會用到的髮蠟,影片都有加入產品特寫,效果卻一點也不突兀。

傳統媒體利用網路/手機走向更互動不是沒有前科,紙上QR code開啟hidden scene影片、延伸閱讀之類的方法已經不是什麼突破嘗試,Esquire雜誌去年年底就推出了一個名為Netpage的手機App,特別針對熱衷時尚的讀者們,就知道他們閱讀雜誌時根據個人喜好做Clipping,剪雜誌太費神太麻煩,用手機拍雜誌又不一定拍得好,該App則可以憑被拍下的雜誌照片,自己識別出該期雜誌的頁數和裁切部份,讀者可以選取他所拍的雜誌報導/專欄/圖片存取及備份高清版本,完全看準今日追潮流的讀者喜歡收藏心頭好的習性,更讓他們可以立即分享到社交網站如Facebook、Twitter及一個相當受時尚類讀者歡迎的Pinterest。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被收藏的圖片和資訊都是消費情報,出版商開發這個App自然有其商業考量,例如當讀者在雜誌看上了一部相機的介紹,除了文字報導它的售價和銷售點之外,手機存取的圖像更自動加入Buy it線上購買該產品的連結,雜誌透過與網路商店的合作,讓讀者在閱覽消費情報的同時,也可以更快一步購買貨品,為讀者帶來方便之餘亦為廣告商創造更多商機。

利用手機App,方便讀者在看雜誌時將喜歡的好貨和報導收藏、分享到社交平台,更重要是可以直接將他們帶到網路銷售點。

 

除了自行開發軟件為雜誌帶來延伸樂趣,也有些雜誌利用現成流行的網路平台上實踐創意,例如女性時裝雜誌Elle就利用他們官方的Pinterest,開設Runway Trends Board,展示當季各大品牌的代表作品,以至最富注目的時裝話題,跟讀者分享。

策展年代(2): 由Google Reader談到個人媒體

Slate網站有這個名為The Google Graveyard的頁面,專門讓Google fans向被斬掉的服務獻花吊唁,Google Reader一到就帶來很多陽氣..

 

Google宣佈將於7月1日暫停Google Reader服務,惹來網路各界反響,Slate網站的「Google紀念花園」隨即加入Google Reader墓碑,獲得過八萬五人獻花,迅即超越iGoogle成為最受歡迎的追思項目,雖然距離大別之日還有超過三個多月,不少人都開始為未來訂讀網誌的「替補方案」緊張,Digg向外宣佈加快開發Blog Reader服務,很多一直以來透過連接Google Reader戶口、優化讀Blog介面設計的第三方網誌工具都開始為往後服務更新規劃,像Feedly為例,自Google消息公布後不出兩日,就有近50萬新註冊用戶,全賴一眾科技網站和博客報導一系列【後Google Reader年代的應急方案】等等貼士,讓大家都急不及待為已訂的RSS找歸宿。

策劃「跳船過檔」、去Google Takeout打包Google Reader Starred Items之時,其實每日你有幾多Blog posts未讀?

兩年多前,Wired雜誌主編Chris Anderson就以「The Web is Dead」為題,預示搜尋網路閱讀趨勢的衰減,群眾轉以社交媒體提倡Peer to Peer的形式瀏覽網路資訊,速食資訊取代深度閱讀,過往大量網路用戶以blog形式發表日記(本地較受歡迎繼有Xanga及多個入門網站的blog平台),現在都轉投以個人Timeline為結構的Facebook,更大程度是因為由創造內容改為分享/轉貼內容的習慣轉變,「資訊串聯」、「策展」將會在未來一年被廣泛談論,昔日用「我的最愛」又或是在Google Reader為精彩文章「註星」的私人收藏將會更透明化,不信?你看大家不是已經習慣在Facebook將喜歡的文章和圖片共諸同好嗎?懂得整理資訊、加入個人獨到觀點、有廣泛的社交人脈,他們不一定要創造長篇又深度的內容,卻懂得如何結集各種資訊,利用一個主題/一種觀點/一個概念去包裝,如同在博物館搞展覽的策展人一樣,又或是出色的唱片監製,透過串聯方式將意念達成。

社交網站如Facebook為資訊串聯創造了很好的條件,但勢非是這股浪潮的終點,且看近年來多個相繼新興的網站,或者可以視之為「網路策展」的指標:

 

Pinterest

Pinterest
在美國大紅的Pinterest,也成為全球很多愛好設計/家居/購物等人士的天堂,Pin這個動作絕不止於bookmark/ like,每張Pin board所代表的是該Pinterest用家的個人品味, 比較過去透過個人網誌對愛好之物作出評論,Pinterest提供一個更快捷更容易瀏覽的視覺平台;比較Facebook專頁沉底式時間線,或相簿的雜亂,有序而又提供獨立關注的Pin board更user-friendly。未來Pinterset對網站(特別是網路商店)的資訊整合,將成為網路發展的重大關鍵。

tumblr

Tumblr
相對blogspot以至xanga等平台,Tumblr可說是新一代個人媒體的代表,雖然它在07年就問世了,由昔日被標誌為「輕量級網誌系統」到今日獨當一面,就正是夠輕,不論是發文者可以跳過管理網誌的技術制肘,分享影片/照片/文字更方便,更方便以手機程式發表/分享內容,就連從讀者爬文的角度,Tumblr可謂重新定義blog和micoblog之間的新價值。

medium

精讀媒體 (e.g. Medium)
Medium相對於Pinterest 和Tumblr沒那麼流行,不過在擠滿unread posts的blog reader和充斥太多無聊小事的Facebook Wall posts之間,有人選擇做精選資訊的先鋒,暫時透過邀請制吸納用家,並為大眾提供精闢好看的深度內容,由商品設計到藝術、 人文關懷到哲學討論、網路趨勢到廣告人語,不精不採,也成為網路策展媒體的一個出色示範。

scoop.it

個人策展平台 (e.g. Scoop.it)
Scoop.it以「Shine on the web」為大志,讓大眾分享自己的bookmark/”blogmark”,目的有點像slideshare網站,只不過分享的不是powerpoint, 而是舉凡在網路值得被談論的文章,跟其他書籤服務網站不同的是,每次加到自己的頁面都要加入個人觀點,展示形式亦有點像Pinterest, 以Grid間格顯示。(都說,這是網路新制式,不論手機或桌面也方便閱讀) 值得注意的是,Scoop.it亦非是唯一一個提供這種功能的個人媒體,如Yahoo曾併購的書籤服務網站Delicious也在向這個方向推出更新版本,甚至可以想像未來有更多同類型應運而生。

(【策展年代】系列之二,待續)

策展年代(1) : 你還寫blog嗎?

 

你還寫blog嗎?

這是近年很多身邊朋友不斷在Facebook提出的問題,容許我今次用了很嘩眾取寵的題,其實我想說的是…Content Curation 這件事,這也部份解答了為何越來越少人寫「所謂的blog」。

一直很想寫這個題材,無論是近月來的閱讀,或是近年工作上接手品牌社交專頁的Content Strategy,工作團隊做的Content Plan,還有我的臉書頁發表什麼好,當中也牽涉到「內容策劃」。

很多人說,「Content is King」,這句說話,我想現在也無需要深究何時開始被人談論,而我一直認為,這句說話其實是有兩個層次的,不論是紙上媒體還是放諸網路,甚至涉獵更多界別的展示形式,都同樣有效。

Content is King 全民健筆

由書本到網路,曾經我們多麼「重視」內容,特別是早幾年很多雜誌媒體都Scan字過紙將原圖做Flash網頁讓大家用Mouse模擬揭書觸感,及後有了Blog的流行,由出書的寶貴經驗(或投資)轉換到網路全民實踐,人人都是Content Creators,都很健筆,世界各地的blog平台陸續熱鬧,還有電子報平台,讓素人都可以做報長,定期發表電子報刊經電郵發送給自己的讀者。

那些年,哪管是一張唱片還是一套電影,一樁社會話題還是一單私人情事,誰都變成影評人,和「白韻琴」。資訊倍級增加,看不完的雜誌,上不完的網誌,一方面改變大眾閱讀的時間觀(例如看音樂節目由以前播放全首都半首都不夠就要被Cut歌了),另一方面也造成大眾內容的質變,生活雜誌的專欄大幅blog化,用上更大眾的生活語言,取代過往業界評論文章的專門用語,這本來是双利刃,好的可能吸納更多興趣範圍以外的讀者,不好的話,就會變成純吹水的沒營養評論。

然後,社交媒體出現,讓「Content is King」這句話賦予另一層意思。

Content Curation: 非原創內容的原創觀點

社交媒體的精神在於人脈連結,人和人之間分享的內容,提供了交流/交際的共鳴作用,在眾人發聲的圈子當中,取得注目和即時式的影響力比內容的深度更為重要,這也是為什麼最後Facebook的Note功能被即時訊息(Status)取代,昔日不少Blogger經已無心裝載,就連傳統的blog平台近年也逐漸被Tumblr所取替。

Content Curation的大勢所趨,只要比較一下Blog媒體和Tumblr的內容構成就得以引證。以前大家寫Blog最重視的是內容獨家(我們有時候Search找到自己的文被人轉載,真的會發火地跟朋友討論),現在你看大家的Tumblr,你幾乎分不清楚那些是Tumblr站主分享他人的內容,還是自己創作的內容,情況同樣發生於任何一個社交平台,去看看你朋友的Facebook Timeline有多少是Share他人的內容?甚至是Pinterest內朋友所Pin的圖片,就幾乎沒有是自家提供的內容。

正因為「Content is King」,在資訊爆炸的環境中,只有可貴的內容才往往得到更佳、更廣的曝光,甚至為原有內容帶來更多與別不同的新觀點,例如一首流行曲MV片在不同人的臉書分享就有不同的(被)解讀, 各花入各眼,也豐富了內容的原意。

對用戶而言,他們所分享/所發表的取捨考量也成為個人觀點的部份。例如一個攝影師的Facebook專頁不一定只是貼自己的攝影作品,他還可能透過轉貼自己欣賞的電影選段,去分享他對視覺藝術的觀點;一個專欄作家開微博,不一定只貼自己的欄文,寫日常札記,或者對他人之見發表個人評論,說不定更能突顯他的個性和精神面貌。

Content Curation之於Content Creator,可能是重拾昔日對內容質量的執著,因為只有具質量和可觀性的內容才有機會被他人選為「延伸閱讀」、「轉貼分享」;Content Curation之於Content Curator,則是需要賦予個人的觀點,不然就只成了拾人牙慧的轉載機器人,有時候甚至反過來因為要突顯某些觀點,所以收集相關的內容進行梳理,發表評論,這正是下一篇文章要談到今日很多社交廣告策劃上的應用(鎖定啊!)。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誰都可以是Creator,或/和Curator,角色沒有衝突,也沒有平台之限,正如當下你還可以在Facebook只寫自己的而不分享別人的內容,Blogger也開始將Wordpress當Tumblr用。所以上面很多例子都只是用各網路平台的常見現象作探討。

(到下一篇文章分享之前,介紹大家最近看的一本書)

網路策展年代 【CURATION策展的時代】

一本探討Content Curation的書,書中提及好幾個案例都在解析策展的關鍵,在於串聯資訊的學問,過往我們認知的Curator(策展人)可是是一個畫展/藝廊活動的搞手,重點是發掘主題,從而藉由策展人的閱歷,揀選出跟主題呼應的作品聯合展出,而這套串聯信息和資訊的觀念,其實正正跟很多今日網路/品牌傳播的內容企劃不謀而合。此書用了頗長篇幅談論一些案例,要花耐性,第三篇「在觀點打卡」可謂全書的核心部分,觸及較多社交網站的情境。

 

延伸閱讀:

這篇收錄了Content Curation一路走來的紀事年表及一些網路學家/專家對有關Content Curation討論的觀點:

http://ronvanpeursem.com/2013/03/when-did-content-curation-be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