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人恕語程式版-HER影後談 (2)

戀人恕語程式版-HER影後談 (2)

最近跟朋友的話題還離不開電影【觸不到的她】,有人説:「未來,我們真的會跟機器談戀愛嗎?」言語之間多少帶著對科技文明的唏噓,然而,跟機器或戀人程式談戀愛其實並非是那麼遙遠的事,網路普及這二三十年間,情人之間的交往、以至人的生活有意無意之間被科技介入,我們應該質疑的是科技本身,還是人性被機器化的「可塑性」?

Kickstarter創投平台2013回顧

Kickstarter創投平台2013回顧

網上創投平台Kickstarter大家都可能聽過吧?單單去年就有3百萬人透過這個平台公開籌集總值5億美金的創投項目,每日就從網民籌集過百萬資本,近20,000個項目已經成功籌得預計資本,很多人以為這類創投項目都是量產科技發明的計劃?看他們最近的2013總結介紹,原來不止於此…

策展年代(1) : 你還寫blog嗎?

策展年代(1) : 你還寫blog嗎?

很多Blogger朋友近年都在問這問題,結果我好認真想了一陣子,一直寫一直寫了這篇,停不下來。 曾經,朋友的blog被人照辦煮碗抄襲,我們都為這些事生氣,現在,你看tumblr多流行,大家看Tumblr也不再留意內容是否原創(重點也不是原創,大家都要接受不是人人都真的可以原創好的內容) 新時代,新態度,獨立觀點被quote/被轉發/被share,大勢所趨。

大數據下的未來百貨

大數據下的未來百貨

大數據(Big Data),近年開始成為網路趨勢的關鍵詞,也大可能地繼社交網路/雲端應用的下一個熱門話題,無線網路速度急速發展,網路儲存空間倍級膨脹,跟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一一有系統地被記錄,這個由集體資訊構建的生態,將會如何影響這個世界?

Premiere Issues 創刊號大搜錄

Premiere Issues 創刊號大搜錄

歐洲的風景攝影誌,台灣的文學誌,韓國的流行通訊,日本則更豐富多樣,將專攻鐵道迷市場、收納術經驗,林林總總生活課題都獨立成誌,看他們雜誌的精美圖文,有時候幾乎誇大了真實感受的樂趣。

2010,再見嗶嗶嗶 (DAILY BRAINSTORM 31/12/2010)

2010,再見嗶嗶嗶 (DAILY BRAINSTORM 31/12/2010)

話說,今年最流行的歌叫《嗶嗶嗶》,誰都在講,誰都在唱:有你最好。 嗶嗶嗶,還令我想起在月前在金澤夜街遇過的一位街頭藝人,「焚」著強勁節拍的跳舞音樂,又彈又唱又跳,樣子有點奇離,骨子裡很有衝勁,跳兩三步,突然掏出一支畫筆來,向放在大街的畫板揮灑幾筆,起初以為他在鬼劃符,實情是整個表演的一部份,邊跳邊畫,很享受自己的表演。 享受自己的表演,是一股熱情;嗶嗶嗶,就是這樣的一股熱情。見怪不怪,美醜都不重要了,最重要有heart。曾經不明白,在旺角西洋菜街頭那個像壞了神經的老頭,易容女裝跳舞怎麼會有人圍觀,到現在,我明白了,只是因為一個「服」字。當然,你想我給他一個Like,又是另一回事。而且,容我過份担心,過度扭曲自己,享受自己的表演,贏得眾人的Like,到落幕一刻,他快樂嗎?嗶嗶嗶的自信,能夠讓你在人生中感到自豪,這才重要。 誰的嗶嗶嗶是三味真火還是九流虛火,自問沒有能力看穿,給個Like只消半秒鐘,連依據個人美醜雅俗的尺度也談不上,不過是一場即興,表演者,只要為自己負責。 2010再見嗶嗶嗶,2011,我們再Good show! 每日網摘 靈感打包 Planely “social experience on flight? 坐飛機都要識朋友…..你受唔受?” 「為何Google做不出Instagram?」Robert Scoble說說看...

facebook副作用

近來跟朋友都談到現在大家都多上了facebook、twitter,特別是facebook,都快要成為普遍網人的personal portal了,仲有幾多人用igoogle check email/search/睇新聞blog文呢?相反,更多網人習慣到facebook出出入入,打兩句心情也好,八卦朋友的friend list,睇相睇片,玩心理測驗,養寵物,「劈友」,開餐館...... 好忙。 再談facebook熱潮應該過氣吧,單單可以主觀意願或者選擇被動地將「你做乜都要畀人知」,經已是人所共知的誘因。想談的,是facebook所帶來的「副作用」- 窒礙知識探知的可能。 這樣說一定有人提出反對吧?畢竟每個人使用網路的習性也不盡相同,對平時上網只會check email的人,facebook就可能成為他們熱衷網路活動的大門,又何來「副作用」呢?最近就有報導指出,以google為首的搜尋器年代已面臨重大挑戰,透過facebook、twitter社交網站的轉貼尋訪網站,勢將成大眾開啟網路大門的最新趨勢,大家都轉向熱衷從朋友分享而來的所見所聞搜尋閱讀,而摒棄昔日流浪式的網路閱讀,例如搜尋網站、分類入門網站、瀏覽器透過個人上網紀錄的搜尋建議。 如果將online surfing喻為流浪活動,facebook就像鐵路網絡,鐵路公司提供的鐵道行情報,的確比起一本地圖上手方便,不過如果旅行是個人對世界觀的開放經驗,純以朋友經歷作為參考的起點,又會否局限了個人知識探索的可能性? 同時,facebook跟很多像twitter的社交網站一樣,都建於會員制的系統之內,所以facebook用戶之間所流通的資訊,都脫離固有搜尋網絡可搜索的範圍。換句話說, facebook這類友儕間溝通的對話最終只為一個封閉式的媒體所容,縱然前陣子facebook就開放流動資訊供開發人員以第三方程式提取一套冠名為Stream資訊,但使用程式的用家都須透過facebook用戶身份使用。此外,facebook對用戶的資訊維護亦不盡妥善,facebook資訊突發性人間蒸發的用戶投訴也不是新聞了,隨時被拒入境絕不是意外漏洞咁簡單。 Web 2.0世界最終會將一個無需國民身份的自由網路,推向大眾需持有多國「入境簽證」的聯合國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