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 Free Runner : 台北站

城市 Free Runner : 台北站

自從年初跑10K事件和夜跑活動,這個夏天都少跑戶外。最近天涼了,跑街的季節又要開始喇。 最近旅行都沒有緊密的行程,抱著純粹浪遊的心態,都帶備一套跑衫,有時早睡醒來就出去跑個箭步,呼吸城市清新,像京都、台北這些街道規劃得較好的地方,街外跑也有另一種氣氛。 去旅行也可以跑步,這是今年夏天在台北的路跑。因為 Nike+網站用上Google Maps,甚至可以透過街景圖「重遊舊地」。   由信義區101附近的酒店沿著仁愛路經敦南折往台北小巨疍,一定會路經敦化北路,這裡的雙線馬路中間有林蔭散步道。 小巨疍在晚間星光熠熠,日間則是學子們運動訓練的場地,選擇這裏為跑步的終點,是因為附近有很多賣早餐的檔子。 在小巨疍附近的菜市場,吃早餐的小店都以路邊攤形式開賣。 小巨疍體育館傍也有練跑場,這裏晨早到黃昏都有跑步人在訓練。   香港其實也有不少路跑,像近來N記就開始了一個名為【Ultimate Marathon Training】的活動,帶動更多業餘跑步人深入訓練,為明年馬拉松作準備,Nike Running Facebook專頁更搜羅豐富、充滿正能量的跑步、營養的資訊分享,歡迎關注咯! 今次就寫到這裡,繼續Free...

博客來

博客來

台灣的賈斯頓來香港遊玩,晚上帶他和朋友到最假地痞的尖沙咀蘭芳園坐坐。 說來,我們是認識有十年的朋友,最初沒有網誌,大家都寫html,後來台灣流行起電子報這種線上服務,其實就是enewsletter,不過不是用作商業用途,有人寫詩刊,有人寫情書,有人寫旅記,我就什麼都寫,寫著寫著都儲到每期有千多個讀者,威過現在開facebook page,而賈斯頓也是當時其中一位會網上交流的站長了。 很多人都說現在的人都玩微博和臉書,還流行寫blog嗎?回想起html和電子報的日子,我就覺得,blog是死不去的,除非你一開始視它為潮流,只是,它可能又轉換另一種形態出現吧。

胡晴舫新書《我這一代人》

胡晴舫新書《我這一代人》

很多作家的舊作被出版社買回重新發行,其實都是作家們重出江湖的預告啊! 月初才在台北買了胡晴舫的舊書新版,沒想到她這幾天就要出新書了,闊別文壇五年,繼續談論都市生活的精闢觀點,而今次對象更準確一點: 兩岸三地的中國人。 題外話,為什麼找來找去網上介紹這本書的封面也有褶痕的呢? 難道那是今次包裝的特別手段嗎?

職業歌手的功架

這篇的題本來叫另眼相看,不過這樣的話未免太內歛吧。 我得承認已經很久沒有追台灣星光大道了,就只第一季而已; 而且也很久沒有留意台灣有什麼新冒起的男聲女聲,不過我就是接受不了很多女生男聲的歌手。 入正題啦,丁噹的演唱實在不負「歌手震撼教育」之名,完全發揮職業歌手的功架,印象中沒有聽她的歌,就只有在健身房看過她跟周華健合唱的MV(為什麼她得到一個周華健…有年輕男女配嗎?) 希望媒體們不要為抬高參加者的注目度而貶低職業歌手的實力了,這是不健康的操作,好唱功的歌手大有人在啊。 原文看片

華麗一族之陳珊妮

很不幸,夜晚發現了這首歌。 直接點説,這是再一次挑戰我的底線,相信陳珊妮經已成為華文音樂圈華麗系歌手的第一人了。得到了「當今最酷的男星」(這個沒有半點個人意見,但起碼是多本男性雜誌推崇的十大型男之列),還有最炫目的錄像、視覺、髮型和化妝…… 我認識的詩人歌手陳珊妮… (説起來,如果她不做華麗一族的話,就會被陳綺貞佔據的,所以説,搶佔幾時都要趁早) 後註:再看真的,影片開首阮小是發惡夢地找上門的。

飲食男女

飲食男女

一部出色的電影,一定有一個精彩、恰如其份又剛好到位的結尾,【飲食男女】做到了,用一碗暖湯、幾句對白,將兩個小時電影中郎雄和吳倩蓮兩父女之間的隔閡解開,化作不用言喻的感動。 星期天傍晚到太空館看這部94年上映的【飲食男女】,DVD是有的,只是未在電影院看過,所以早在電影節賣票時就訂座了。故事講述由郎雄飾演一位已退休的名廚老朱,跟他三個女兒(分別由楊貴媚、吳倩蓮、王渝文飾演)的故事,透過每一個烹煮菜餚的場面,以至每個星期天一家人相聚晚飯間父女的言談互動,道出一家人同桌吃飯的深厚情感。一句「人生不能像做菜,把所有的料都準備好了才下鍋」,將烹調哲學引伸到雜味紛陳的人生。 三姐妹各自在愛情路上都有各自經歷,當中互有交錯,任職中學老師的大姐,因為學生時期暗戀朋友的男朋友,一直幻想自己跟那個人相戀過,也向家人自編失戀的故事,漸漸孤僻獨行,直至學生冒充情書事件開始,她的感情又再起風浪;二姐因工作關係愛上那位大姐暗戀的「男朋友」,後來卻揭發了大姐不告人知的真相,舊情人又結婚了,進退失據。三妹比較單純,在快餐店做外快時認識追求她女同事的少年,後來介入了關係,更懷了身孕。 三姐妹當中,吳倩蓮飾演的二姐向來是老朱最疼惜的一個,然而最早提出搬出老家的她,因為各種機緣際遇之下,卻是最後留在老家的人。 這種故事,不是後來就有很多人拍嗎?一家人吃飯的戲,公仔箱的處境喜劇不是不停重演著嗎?只是,不是每個人都沒好好拍,也沒好好剪,看李安將幾個轉折劇情的關口,連接到不同的烹調動作,正好示範了一套劇情電影除了對白設計以外該有的叙事肌理。 怎說,【飲食男女】始終是我最喜歡李安導演的一部電影。 (如你透過facebook看本文,及想收看影片,請查看原文) 電影開首一段,導演就用上近5分鐘篇幅拍出老朱做一頓晚飯的工夫,老朱對烹調廚技的用心,每一鏡都令人讚歎。 正在找這張電影原聲,記得學生時期在唱片店見過,當中有一首由陳昇和潘越雲合唱的《春嬌與志明》。(沒錯,後來的《志明與春嬌》是五月天的)

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下)

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下)

來自李欣頻《誠品副作用》一書有關天母誠品跳蚤市場活動DM 在網路和書也找了一些天母誠品的紀事,現在隨文向大家分享。 1 從「合眾國」的一篇《誠品‧記憶》找來誠品天母中山店開幕當時的照片(站前的老樹當時只是年青的小樹),她更為結業晚別寫過這樣一段: 「2002年,中山北路七段上的一間誠品,同樣聚集了流連忘返的人們,但那不是整修停業,而是租約到期。沒有媒體,沒有商業性標語,沒有嘈雜的人聲,書店刻意把關店時間延長到10點,穿著黑色圍裙的店員抱著一疊疊的書到處走動,樓下Café的味道依舊和書香凝結出一種古典人文的氛圍。回到無數日子的歇腳之處,我選了一本書,靜靜坐在二、三樓之間的木頭階梯上,當作一個簡單的道別;那一年,我17歲。」 link: http://blog.xuite.net/united_tianmu/episode/20263471 2 現在要重訪一個地方,我都會用上goggle map的街圖,再找天母誠品舊址,還是健身房啊,運動,真的成了主流時尚。 先前一篇《誠品‧記憶》提過:「跑步機上永遠都有一群人忙著跑向沒有盡頭的遠方。 」想起當初發現誠品變了健身房時也有這種感受,或者那是當時我對健身和跑步的偏見吧。 重訪今日誠品中山店舊址 3 早陣子,寫城市建築的作家李清志也在時報《中山北路七段 天母第一街》撰文寫過天母商圈興起的美好時光:...

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上)

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上)

當年在天母的路上閒晃了一個下午。 因為早幾天發的一篇【牯嶺街】提及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不禁令我想起第一次到台北流浪的經歷。 說流浪,其實也不是那些裙拉褲甩坐車住旅館沒多個錢的那種流浪,也不是逍遙得走去夾支結他/騎架單車環島去到邊住到邊那種,只不過因為其中十幾天旅程都待在台北,於是就決定亂坐公車,買張捷運一日票站站停亂行那種流浪式。那時候互聯網沒有這麽發達,plan行程找什麽資料也一網打盡,除非就拿著旅遊天書做嚮導。那時跟友人也不是沒有看旅遊天書,只是我們都只打算要去哪個哪個區域,然後就到埗再算。當時計劃到天母是因為旅遊書都把天母說成一個很多文藝小書店/咖啡室的地方,那時候東區還沒有現在那麽熱鬧,人們都湧向西門町和士林,於是我們決定找個白天走天母一趟,過一個幻想可以很自在的下午(學生時期就學會享受…怪不得我不會去印度尼泊爾)。 我懷疑,我喜歡台北,多少也因為到過天母誠品。 當時聽說天母住有不少日本人,也可能附近居民都非富則貴,行人路也特別整潔,屋子都是幾層高的樓房,那時是夏天,馬路兩旁都種滿綠色大樹,散步特別舒服。然後我們又經過一家國際學校,一座建得比較高的大葉高島屋百貨,還有附近一個美麗的棒球場。我們邊走邊找天母誠品,畢竟誠品都是聰明的商家,開店附近的地方總是有特別多好看的店。後來我們忍不住還是問路(每天總要問路的…),路人答:天母誠品?你說哪一家? 所以這篇blog文叫【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啊!我們後來走了很多冤枉路,又走過一家比較偏僻的天母誠品忠誠店,再看看旅遊書的圖片就發現不對路了,直到我們走到中山北路七段,在放射式圓環像抽籤一樣逐個路口試走。最後,終於給我們找到了﹣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 為什麽非到中山北路的天母誠品不可呢?只要走過就會有同感,這家看上去規模不算大的誠品中山店,就設於一片綠蔭的斜坡道上,踏足店前的木地板和鐵扶手而上,是充滿書卷氣味的入口,進店後,不遠處就有咖啡館和露天後庭,書店大大用上落地玻璃窗,自然光成了室內設計的主調,有別於其他建於商場和捷運站的誠品書店的速度感,中山誠品自成一格,散發著濃厚的休閑氣息。 還記得在那裡買的夏宇詩集,那是2002年的事了,記得在離開台北回港前一天,為了牯嶺街的小說本還匆匆再訪一次。同年11月,中山誠品因租約問題,成為歷史。當時我沒看過報導,直至多年後再往台北,還特意往天母拜訪,也迷失了一段路,直到發現圓環路口,興奮還來不及,就發現整座店已經變成了califonia fitness健身房。 就這樣,我就只到過誠品中山店兩個下午。 (明天續) 可恨沒有為天母中山店拍過一張照片,反而在天母另一家誠品(忠誠店)拍過留念照片。這家較有商業味道的忠誠店,到現在還沒有關掉。 那時我們也到過高雄,可沒有現代化得可以拍mv的鐵路站,那已經是一個美麗的海港。 2002,留台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