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樟柯的城記

賈樟柯的城記

今年電影節看完賈樟柯【二十四城】後,實在有太多不吐不快,側聞內地觀眾毁譽參半,與其我要選邊站的話,倒不如說,當中有太多理由關乎我對作為紀錄電影混入虛構劇情的偏見。 電影圍繞1958年一所由東北的工廠南遷至成都的工業城,透過工人口述半百年來的生活往事、理想和落失,以眾人的集體回憶和經歷交織出一個世界的命運。2008年土地被房地產公司購買,新開發的樓盤取名【二十四城】,見證一個年代終結,也是【二十四城記】的片名源由。 看罷,我最感費解的是導演要把這些紀實式口述歷史戲劇化的動機,大家看出導演有求變精神,這個很成功吧! 從那些口述故事都不乏尋常百姓可貴的人性光輝,但當我們看著陳沖在扮演一個女工對著鏡頭說著自己的「命運」,除非你不認識陳沖,這位用詞和舉止都閃出演技,她娓娓道來那種姿態,實在讓人不知怎樣對待那些「故事」,這固然不是一場真人真事,那又是不是在演人真事? 還是說到底,這個有關顧小姐(陳沖飾的女工名字)的經歷當中,有多少被修改過?起碼,顧小姐在少艾時被其他人笑稱貌似陳沖,就是一種虛假,玩弄戲劇化的幽默,也不過是一場虛假。當然,我非說紀錄片一定要把真實全盤重現眼前,而且戲劇也可被構成一種跟現實環境發生互動的真實部分,【二十四城記】的冒險,在意圖跳過這套想法,乾脆做假,當我看到另一女主角趙濤在演一個新世代,去憶述母親在工業城的苦幹生涯和自己對未來的理想,那些添加了的情感(還是過濾了也不得而知),讓我覺得實在是對片中其他真人真事的一種輕蔑。 再者,導演加插流行曲去把故事人物感情放大的手法也令人失望,而且還要過份地硬幫幫的jump cut,說到這裡,或者讓很多賈樟柯迷覺得我對他很多偏見吧。當然,我其實還未受他的片子感動過一次。是偏見也說不定,當我聽著賈樟柯多次用林強配作中國城市發展速度的配樂,這不禁勾起我對十年多前林強為西門町台灣電影的環境聲音回憶。 這樣,聽來也覺得太吊詭了吧! P.S. 陳沖是好戲之人,倒是一點也不花假。 連結 豆瓣【二十四城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