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車showroom聯營爆谷甜品店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跟友人走過東京Midtown附近的博物館看展覽,朋友説要專程找一款特別的甜品,我聽説這個商場有很多以精緻甜品出名的店,一到假日就會出現人龍輪候High Tea,想不到,他帶我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 一家賣車的Showroom。

Continue reading 名車showroom聯營爆谷甜品店

乾杯自拍的感動瞬間

每次去東京都會行一行新宿的電器連鎖店BIC CAMERA,推出了兩年多的THETA一直擺放在一角無人試玩,你或者都會問,這樣以2、3千元定價的玩具會好賣嗎?後來,就在剛剛七月的東京之行,我發現了它的另一門商機。

Continue reading 乾杯自拍的感動瞬間

省時飛行論

科技節省時間,卻沒有造就大家更堅毅的耐性,相反,在更短時間完成更多工作的生活經驗當中,人們對時間和效率有更苛刻的追求,「整理術」、「效率力」成為暢銷書主題不無原因,可見當代人類對壓縮時間和收納空間有著同樣的執迷。

Continue reading 省時飛行論

老媽子的超齡智慧

人越大,越發現年少時候家裡聽不進耳的唠唠叨叨都是智慧之言,都說經典母親節金曲【真的愛你】一針見血:「縱使囉嗦始終關注,不懂珍惜太內疚」,有時候跟朋友談起生活,總會不時漏出一句半句「老媽子話齋…」,沒錯,當年句句老媽智慧都不上心,原來統統植入你的潛意識之內(即係洗腦),直到有一天,相隔二三十年的代溝,隨著大家年紀的增長,心態越拉越近,你會自動自覺謝絕那些「超齡青春」的事,甚至你更Buy那些老媽子智慧:

1. 出入冷氣地方忍不住口:「仲乜咁凍?」
2. 星期日跟朋友晚飯後到酒吧飲兩杯,過十點打道回府。
3. 去商場,少看了衣服,去多了家品店,開始研究廚具優劣。
4. 同一道理,去日式超市試食的興趣大於去時裝店試身。
5. 買衣服的習慣開始傾向舒服的物料。
6. 開始收藏用完的果占瓶和膠盒,開始學浸酒、做漬物之類的興趣。
7. 餐茶由少甜少冰,到走甜走冰,到熱飲。
8. 突然有興趣知道自己「寒底」還是「熱底」,以前家裡有涼茶都不飲,現在自動自覺去涼茶舖。
9. 以前行花店,現在行花墟。
10. 特別重視大百貨店半年一次的感謝祭。
11. 開始不能習慣房間混亂。
12. 護膚品由 3 steps變成5 steps,而且傾向針對性應付每個部位的需要。
13. 沒必要也不坐通宵小巴/巴士,午夜場、通宵K變成一件不健康的活動。
14. 旅行時對酒店房間的要求新增一項:舒服的床褥。
15. 朋友聚會,由擇日不如撞日的衝動,變成一個月前約定。(放飛機是大罪,要被重新評估,不是請吃飯就算)

 

節錄自【yahoo style 香港母親節特集
圖:flickr

 

策展年代(2): 由Google Reader談到個人媒體

Slate網站有這個名為The Google Graveyard的頁面,專門讓Google fans向被斬掉的服務獻花吊唁,Google Reader一到就帶來很多陽氣..

 

Google宣佈將於7月1日暫停Google Reader服務,惹來網路各界反響,Slate網站的「Google紀念花園」隨即加入Google Reader墓碑,獲得過八萬五人獻花,迅即超越iGoogle成為最受歡迎的追思項目,雖然距離大別之日還有超過三個多月,不少人都開始為未來訂讀網誌的「替補方案」緊張,Digg向外宣佈加快開發Blog Reader服務,很多一直以來透過連接Google Reader戶口、優化讀Blog介面設計的第三方網誌工具都開始為往後服務更新規劃,像Feedly為例,自Google消息公布後不出兩日,就有近50萬新註冊用戶,全賴一眾科技網站和博客報導一系列【後Google Reader年代的應急方案】等等貼士,讓大家都急不及待為已訂的RSS找歸宿。

策劃「跳船過檔」、去Google Takeout打包Google Reader Starred Items之時,其實每日你有幾多Blog posts未讀?

兩年多前,Wired雜誌主編Chris Anderson就以「The Web is Dead」為題,預示搜尋網路閱讀趨勢的衰減,群眾轉以社交媒體提倡Peer to Peer的形式瀏覽網路資訊,速食資訊取代深度閱讀,過往大量網路用戶以blog形式發表日記(本地較受歡迎繼有Xanga及多個入門網站的blog平台),現在都轉投以個人Timeline為結構的Facebook,更大程度是因為由創造內容改為分享/轉貼內容的習慣轉變,「資訊串聯」、「策展」將會在未來一年被廣泛談論,昔日用「我的最愛」又或是在Google Reader為精彩文章「註星」的私人收藏將會更透明化,不信?你看大家不是已經習慣在Facebook將喜歡的文章和圖片共諸同好嗎?懂得整理資訊、加入個人獨到觀點、有廣泛的社交人脈,他們不一定要創造長篇又深度的內容,卻懂得如何結集各種資訊,利用一個主題/一種觀點/一個概念去包裝,如同在博物館搞展覽的策展人一樣,又或是出色的唱片監製,透過串聯方式將意念達成。

社交網站如Facebook為資訊串聯創造了很好的條件,但勢非是這股浪潮的終點,且看近年來多個相繼新興的網站,或者可以視之為「網路策展」的指標:

 

Pinterest

Pinterest
在美國大紅的Pinterest,也成為全球很多愛好設計/家居/購物等人士的天堂,Pin這個動作絕不止於bookmark/ like,每張Pin board所代表的是該Pinterest用家的個人品味, 比較過去透過個人網誌對愛好之物作出評論,Pinterest提供一個更快捷更容易瀏覽的視覺平台;比較Facebook專頁沉底式時間線,或相簿的雜亂,有序而又提供獨立關注的Pin board更user-friendly。未來Pinterset對網站(特別是網路商店)的資訊整合,將成為網路發展的重大關鍵。

tumblr

Tumblr
相對blogspot以至xanga等平台,Tumblr可說是新一代個人媒體的代表,雖然它在07年就問世了,由昔日被標誌為「輕量級網誌系統」到今日獨當一面,就正是夠輕,不論是發文者可以跳過管理網誌的技術制肘,分享影片/照片/文字更方便,更方便以手機程式發表/分享內容,就連從讀者爬文的角度,Tumblr可謂重新定義blog和micoblog之間的新價值。

medium

精讀媒體 (e.g. Medium)
Medium相對於Pinterest 和Tumblr沒那麼流行,不過在擠滿unread posts的blog reader和充斥太多無聊小事的Facebook Wall posts之間,有人選擇做精選資訊的先鋒,暫時透過邀請制吸納用家,並為大眾提供精闢好看的深度內容,由商品設計到藝術、 人文關懷到哲學討論、網路趨勢到廣告人語,不精不採,也成為網路策展媒體的一個出色示範。

scoop.it

個人策展平台 (e.g. Scoop.it)
Scoop.it以「Shine on the web」為大志,讓大眾分享自己的bookmark/”blogmark”,目的有點像slideshare網站,只不過分享的不是powerpoint, 而是舉凡在網路值得被談論的文章,跟其他書籤服務網站不同的是,每次加到自己的頁面都要加入個人觀點,展示形式亦有點像Pinterest, 以Grid間格顯示。(都說,這是網路新制式,不論手機或桌面也方便閱讀) 值得注意的是,Scoop.it亦非是唯一一個提供這種功能的個人媒體,如Yahoo曾併購的書籤服務網站Delicious也在向這個方向推出更新版本,甚至可以想像未來有更多同類型應運而生。

(【策展年代】系列之二,待續)

Google Glass 看穿的背後

這些年,半年一次手機升級,大家對新手機的期待早就大不如前,下一個會令大家渴望得到的hot items會是什麼?芸芸新發明當中,相信不少人選定是Google發表的新作Google Glass吧,一副具備連接網路訊息屏的眼鏡,無時無刻都接上雲端閱覽即時資訊:天氣、社交圈近況,地理位置附近的交通、店舖資料… ,幾乎要將人類視覺重新定義,而且裝置亦具備錄像功能,讓用家可以透過眼鏡前的鏡頭將生活的每一刻點滴記錄,以第一身的視野角度複製影像,從官方網站的預告片所預見的新時代,Lifebits即會成為自動化數據的大趨勢,就是人們無需再打開手機App打卡,就自動追蹤並記錄你的位置;也無需倒數三二一影相勞師動眾,未來追求一切自動化,「拍咗先講」。

雖然對Google Glass趨之若䳱的群眾大有人在,然而美國網路顧問公司Creative Good創辦人Mark Hurst 最近在網誌上發表一篇名為【The Google Glass feature no one is talking about】的文章,提出一個Google Glass很少被談論的特點,他指出大家總在談論戴上Google Glass用家的好處,卻沒有設想到跟Google Glass用家打交道的人們的切身感受,想像你可能在被「分析」跟他上次對話的內容,又或對方可能一邊跟你談話一邊在看股票行情,更甚的是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和小動作都沒經你同意就被偷偷拍下,一切的影像都直入雲端存載,透過現今成熟的Face detection人臉辨識系統,以至所有錄音都自動被譯成文字,當每個人的行為都轉化成可被搜尋的數據,也勢將成為參考市場顧客分析的重要數據,個人隱私也將面臨進一步挑戰,Mark認為,所有關於用家經驗的探討都不應止於是否user-friendly,而是friendly to everyone,也勢成Google Glass最值得探討的問題。

現在Google Glass官方網站開始接受留名跟蹤最新消息,是追潮流,還是要追上市場動脈,又怎能錯過這件gadget of the year?

Google Glass http://www.google.com/glass/start/

google now

或者Android 用家會留意到Android 4.1系統加入一項名為Google Now的網路服務,讓你可以在每一個「當下」取得最貼心又有用的資訊,例如:當你抵達機場,會自動顯示你的電子登機證;計算你每日走幾多里路;適當時候提醒你下一個約會的時間和地點,替你向餐館訂座;出門就看到天氣報告,路面交通擠嗎?又會提示你哪個朋友今天生日,何時哪裡有音樂會;最近上映什麼電影…

沒錯,這種在特定時候預測你需要而顯示貼身資訊的服務,將來大有可為,更可以想像會整合到Google Glass的介面上,Android 4.1用家可以先行體驗吧! Google Now http://www.google.com/landing/now/

大數據下的未來百貨

大數據(Big Data),近年開始成為網路趨勢的關鍵詞,也大可能地繼社交網路/雲端應用的下一個熱門話題,無線網路速度急速發展,網路儲存空間倍級膨脹,跟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一一有系統地被記錄,這個由集體資訊構建的生態,將會如何影響這個世界?

説來就像宇宙大爆炸一樣的突發事件,其實這並不是無中生有,靠著無線網路速度急速發展,網路儲存空間倍級膨脹,跟生活息息相關的數據一一有系統地被記錄,從現今網路社會生態,關於Big Data的討論更可説是使然出現。
舉個有趣的實案,一天,一間美國百貨公司接到一宗投訴,投訴人是一名母親,她去信指自己女兒只有16歲,卻被該網上商店推銷孕婦產品。
我們都討厭不明來歷的廣告,收到cold call更加扯火,可是故事發展到後來母親發現自己搞錯了,原來她的女兒真的懷孕了!我們都很難想像,一間百貨公司怎麼可以比親生母親更快知道女兒的需要,原來,女兒在知道懷孕後一直不敢告訴家人,結果在百貨店的網站上找過很多婦產用品,相關的瀏覽資訊經紀錄後,百貨店隨即進行針對式促銷廣告。

大數據快將左右(甚至在不知不覺間主導)大眾的選擇,在討論其帶來的正負面影響之先,或者大家更關注私隱的「貶值」,嚴格來説,該是由「無價」到「有利可圖」的演變,由昔日進店填表申請會員獲取迎新禮物到今日一人一Like換Coupon換禮物,回應上星期有關Social Search的談論,個人喜好都可以成為出賣的籌碼,Dirty Data,或許會為大數據帶來誤差,然而,大勢將至,對品牌而言,如果可以準確地獲取客人在生活消費行為等等資訊,一方面抓住準確的用家群,貼近客人的真實需要;同時也可以創造更個人化的互動經驗,為品牌加分,想像有天故事中的女兒和母親走到百貨店,各自開啟為客人逛店而設的手機App(還是架上一副有顯示屏的高科技眼鏡?),畫面顯示兩人購物的建議路線,介紹她們都不可能錯過的商品,這可會是未來商店的一種可能。

雖然,不太geek的你,可能又會問,為什麼不可以舒舒服服在百貨店亂走?(永遠記住,科技只是為大家製造更多可能,假設我們相信,變原是永恒的話)

Social Search的殘酷真相? 從Facebook Graph Search帶來的反思

朋友去過的食店就是好的?朋友喜歡的電影就是自己會喜歡的?我們是不是太相信物以類聚,而不嘗試接受新事物?Social Search,本來就是對群眾自由選擇的一個重大挑戰。

1月15日,Facebook執行長 Mark Zuckerberg宣佈今年首個重大項目,推出以Facebook社交網路衍生而成的搜索工具Graph Search,既然是由Facebook引伸的搜尋功能,自然跟以往Google等搜尋系統有所不同,例如過往我們都用關鍵字做廣泛搜索,通常搜尋結果都以瀏覽量排行的連結為主,例如要找香港食店,你可能要加入更多關鍵詞收窄搜尋範圍,從而得出比較受歡迎的資訊),Graph Search則提供另一套搜尋邏輯,強調用戶關聯性,例如,我朋友讚好/簽到的食店,透過這種搜尋方式,用戶不止於找尋資訊(新聞/官網/討論區文章/部落文),而是直接獲取答案(Facebook 專頁/地點頁面),這亦成為繼Newsfeed(即時社交新聞)/ Timeline(追尋人和品牌資訊)之後Facebook獲取資訊的方式。

一直以來,以Google為首的搜尋廣告在網路創造相當大的利潤,直至近年Facebook深耕人與人/人與品牌的社交聯繫,藉以建構成另一套「以人為本」的資訊網絡,Graph Search的出現,自然也成為數碼廣告,以至市場行銷界的注目話題,如同針對SEO搜尋優化技術,讓搜尋器更易找出品牌相關的資訊,到直接購買搜尋廣告推廣品牌活動,轉移戰場到Social Search這一塊戰場,品牌得好好計劃如何爭取更佳的曝光、更多用戶的讚好,從而提升品牌在Graph Search搜尋結果的表現。

然而,在Graph Search強調人性化搜尋的同時,社交網路又能否給我們帶來更合乎更佳、更人性化的答案?這才是Graph Search值得反思的一個問題,要不然這個只可能是一個網路行銷的「衍生工具」。很多人質疑Facebook以用戶主導的信息數據可能跟Graph Search所強調的用戶喜好取向存在一定落差,大致基於幾個原因:

  • Facebook的讚好再不純然以用戶真實喜好主導,特別以有獎活動(甚至是協同第三方單位推出讚好品牌的會員計劃活動)來招攬粉絲的品牌專頁,最終被質疑為這個信息場上的Dirty Data,也就是不盡準確的暫存信息。當你相信搜尋「朋友喜歡(讚好)的電影(專頁)」的結果同時,其實可能只是一幫朋友參加過電影公司的送票活動,那就大大值得深思社交搜索的可信性。
  • 除了Like的真確性成疑,Check-in也不一定反映真實,這一部份來自「簽到式優惠活動」的「反效果」,另外普遍用戶關注個人私隱,像經常出現的生活場所往往都不方便透露,原本只用在Newsfeed作個人近況跟朋友聊天無可厚非,但當成為「朋友最常去的香港地方」的搜尋根據,結果就遠遠可能被高估。
  • 研究顯示,網路用戶往往對周期性較長的事物更大興趣寫評價,例如一套電影不比一本書、或者一間酒店獲得較多真實評價。而大多數人寫這類評價均集中在以興趣為主軸的討論平台,像Amazon/郵購網以至提供訂房的酒店網,他們的共同點是跟網上商務相關,事實上,用後分享往往成為用戶寫下評價的心理誘因,這是以「人」為本的臉書搜尋不易實現的。(在朋友間談論商品往往被視為品牌奴隸,然而我們倒樂見陌生者在Openrice的食評,Google Map的酒店評介,奉之為有用參考)
  • 回到終極問題,當我們經常談論Google及Facebook的資訊生態,前者是開放式的資訊搜尋,後者是友儕間封閉式分享。朋友去過的食店就是好的?朋友喜歡的電影就是自己會喜歡的?我們是不是太相信物以類聚,而不嘗試接受新事物?Social Search,本來就是對群眾自由選擇的一個重大挑戰。

 

無論如何,Facebook決意踏出這一步,也為現時的社交平台帶來更多樣的可能,至於如何在看似用作行銷的「衍生工具」變得更具指標性?能夠結合更多擴充工具,諸如觸及很多網站的Social Plugin (Like掣/留言板),或會是Social Search今後長足發展的關鍵。

 

相關閱讀:

bernie’s Monologue: 為Facebook Graph Search 做 SEO! 品牌Brand Page應準備的四件事 

TechCrunch: Facebook’s “Dirty Likes” May Mislead Graph Search Initially, But Facebook Has Other Good Signals, Too

Adman’s Rants 廣告風涼話: 臉書吸金新功能 推社交圖表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