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人恕語程式版-HER影後談 (2)

最近跟朋友的話題還離不開電影【觸不到的她】,有人説:「未來,我們真的會跟機器談戀愛嗎?」言語之間多少帶著對科技文明的唏噓,然而,跟機器或戀人程式談戀愛其實並非是那麼遙遠的事,網路普及這二三十年間,情人之間的交往、以至人的生活有意無意之間被科技介入,我們應該質疑的是科技本身,還是人性被機器化的「可塑性」?

舉個例,戀人們初相識時一定想要了解對方,從前最直接了當的方法是多點見面,無所不談,又或從他/她的友人打聽,旁敲側擊,現在有了社交網站,同樣的目的,有著更多「手段」,查他認識什麼朋友(有沒有其他交往甚歡的追求者),看他跟朋友談什麼話題(甚至從文字之間了解一個人,諸如常不常用「粗口」),他like過什麼食店,去過哪裡旅行,社交網站大概已經給你一點線索。

手機是另一個介入戀人之間的科技,以前煲電話粥還可以聽到遠方戀人的聲音,現在大家都用What’s app這等短訊機器,戀人們更認同「個人自由」,不必時刻來電要接,一通十分鐘的電話,還不及數十個寫滿表情符號的短訊來往,跟戀人面對面聚會時,彈指之間不忘跟朋友互傳短訊,大家已經默許這種情境發生,因為當他們跟朋友聚會時,也將自己的靈魂分了一部份跟戀人互傳短訊,看來不專一的行為背後,其實沒有代表什麼。

提到男女戀愛「大不同」的期望和幻想,有些人説女生們比較重視情感交流,一個簡單的短訊問候,就可能已經有被關心和照顧的感覺,最近一個名叫BroApp的手機程式聲稱可以讓男生們跟女朋友的感情更進一步,方法就是透過人工智能自動向你的女友發出短訊,一開始在聯絡清單選定女友電話號碼,再設定在什麼時段內發送短訊,例如當你到達公司,手機自動切換到公司的WIFI網路後,就會自動發出短訊,設計程式的人也考慮到「驚破壞氣氛,或者先不要走得那麼近」,為防止女友知道男生送出的短信都是手機App所為,當男生跟女友會面的時候,或他跟她真實地互傳短訊的時候,BroApp可以自動「停止服務」,以防被識穿。

昔日科技予人的冰冷印象,是因為它本身沒有人性的情感,這可不是一套簡單的方程式和系數可以模擬,可是如果未來人類成為程式系統的一部份,那就有著了更多可能,例如電影中男主角theodore在一間替人寫情信Email的公司工作,從用家看來,他只要付一些錢,提供一些個人資料給一個網站/程式,就會有「專人」為你撰寫好感人的情書,有別於昔日「寫信佬」的真人筆觸和顧問式面談,theodore的角色其實也可以理解成情書網站的人性部份。

當人類發明了比人類更有智慧、更能模擬出人性的機器/程式,人類將可能被視為低科技的程式,正如 Theodore的「被分手」,是創造戀人OS的人類要阻止科技超越得太多?還是她已經超越了人類而放棄跟人類對話,如同我們要解除安裝Draw Something那些落伍程式?故事開放了大家對科技與人類關係的各種想像,這或許是最百感交集的一個結局。

 

完美的寫信程式,或許就是要發明一個像Theodore的寫信人嗎?


你和戀人之間的短訊未必詞窮到只有三、四十組句子,可是如果你翻閱History,你還會找到三四十句經常用到的,特別是那些表情符號和私密䁥稱。

BroApp (Android App)
http://broapp.ne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喜歡本文章,歡迎分享!

Old Days 那年今日

  1. 2013:  策展年代(2): 由Google Reader談到個人媒體(0)
  2. 2011:  The Scent of Departure 歐陸空港來的一抹香氣(0)
  3. 2009:  二月,風和日麗的星期天(0)
  4. 2007:  空想無印(0)
  5. 2006:  ipod - book = ipod book?(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