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d – book = ipod book?

很多日本雜誌經常做這樣的特輯, 找一班年青人打開他們上街的包包看他有什麼不時帶備在手的。
我的包包最近有厚了兩碼的余華[兄弟(下集)], 好比金裝劇大長篇; 沒有用palm之後, 用了傳統的moleskine筆記本寫, 筆則是UNI fine line 0.1mm, 事關提起原子筆總是用力過度; 相機和nds電玩則是出門前二揀其一, 像出門前先決定車途上到真實風景還是虛擬之地, ipod固然是必備(誠如最近陳綺貞在台灣雜誌被問到旅行要帶一張唱片的話會帶什麼, 陳綺貞二話不說就是ipod, 帶一張唱片去旅行- 像是上個世紀的情趣),

今天回來翻看網誌, 看到有人diy 這樣的ipod case:
#

這又令我再想起gulldy會議中談過pokia的笨電話

真的有人把這些玩意放在包包走上街嗎? 遇到這些「怪人」的, 一定要開開玩笑。

#相片來源:DoctaBu@flickr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Old Days 那年今日

  1. 2013:  策展年代(2): 由Google Reader談到個人媒體(0)
  2. 2011:  The Scent of Departure 歐陸空港來的一抹香氣(0)
  3. 2009:  二月,風和日麗的星期天(0)
  4. 2007:  空想無印(0)
ray chan

3 Comments

mild but calmless! catalogue
B
Edit Reply

我有看過呀那個「免提中的手提裝置」! 上幾期TK氏還在Tea刊登他的「免提中的手提裝置」,他那個還是舊式聽筒呢,80年代黑色要搞撥號碼那種聽筒,無言。

ray chan
Edit Reply

的確, 無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