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附後記)

十面埋伏

如果寓言有兩面意義的話,【英雄】又可被看成呈現一個霸權獨裁者政治的陰暗面嗎?總覺得,看電影並不等同讀一個作者/編劇/導演創作作品的本意(所以很討厭讀一些過於絕對去評論「作者立場」的影評,反而喜歡看一些借題發揮的電影筆記)。

看罷【十面埋伏】,又再想起【英雄】映期前後一段日子網路上的討論,話題多是圍繞【英雄】背後的政治意識,不少都說【英雄】呈現獨權暴君的合法性,社會穩定的政治先決,更甚是借昔日秦王霸業遙指今日中台政治主權議題的一統偏向……在他們看來,【英雄】說到底都是拍來給「中國人」看(他們所謂「中國人」,其實是指共產黨,當然,我也越來越不明白怎麼他們還用一套: 「中國人等如共產黨,而香港人又是跟中國人屬於兩個對立的身份」的邏輯思維,這何嘗又不是認同共產黨表述國家的代表性?)

如果寓言有兩面意義的話,【英雄】又可被看成呈現一個霸權獨裁者政治的陰暗面嗎?總覺得,看電影並不等同讀一個作者/編劇/導演創作作品的本意(所以很討厭讀一些過於絕對去評論「作者立場」的影評,反而喜歡看一些借題發揮的電影筆記)。

於是看「十面埋伏」,或許我還很「寬容」的不太理會張藝謀的政治意識,相反是電影「大我」和「小我」之間掙扎的磨爛,才是最令我感覺到電影的重心所在,兩捕頭看似同屬一部,卻又各為其主,同時亦作為任務執行者而身不由己,「十面埋伏」的敵我之間,實同是權力核心下無何違抗的棋子,戰爭的意義,以及擁權者的無上神聖,是要以兵的性命來證明,不論是盾牌兵還是兩捕快,電影畫面所見是個體經歷「道」成「大我」的難和「難」,不單是面對埋伏者的敵我佈陣,同時亦要面對「小我」身份認同的苦難,正因為「大我」俯視奴役者的粗枝大葉,對良知、人性的輕蔑,正是「小我」所面對的苦難。

難怪鏡頭總是有距離凝望被伏者在森林草間逃亡的倉皇,或不是埋伏者的視線所見,更可能是「十面埋伏」所招惹的恐懼,在陰暗無望的路,沒有讓「我」可以停留的地方。電影的後半部份敵我殊途同歸,所看見的,正是雙方無可反抗的命令對奴役者的踐踏,只有「小我」的「私」慾,最終才成為脫離奴役的契機。

悲哀是,【英雄】之後,再一次看到選擇離開權力操作的我體,最後還是招致滅絕的結局。這,又再一次證明所謂選擇的無效。
如果寓言有兩面意義的話。

後記: (七月二十日
這兩天看石琪評【十面埋伏】說後段的故事沒頭沒尾,皇軍圍剿竹林的結尾究竟表示平息叛黨沒有?這結尾的從缺又會否反諷圓滿「大我」的執著?或者導演根本沒有這個意圖,我看,這個結局倒是成了主角小妹陪葬的祭品,「大我」圓滿,沒有為「小我」犧牲帶來半分光榮和滿足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Old Days 那年今日

  1. 2011:  散景打包術(0)
  2. 2010:  單反(SLR)與測距連動式(Rangefinder)(0)
ray ch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