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殘酷格式化

當大家開始談論Solo的殘酷場面,我還不發一言在旁聽,大家對Salo世界的恐怖描述,同時有關現代主義(modernism)的資料才在近幾個星期的課堂中補給、更新。看現代主義,我從來都沒有清晰的理念和觀感,只是了解reflexivity,了解reflexivity用form去構造另一種media自身探索的特性,據現代主義電影學說,這只是現代主義表達手法的其中一個方向,然而現代主義對馬克思(Marxism)的批判和重塑文化價值的功能,可能是筆者對歷史的閱歷經驗有限,於是一直未能對現代主義作品有深切的體會。所以,我決定要先了解一些基本的現代主義論述,才敢冒險看《Salo》。《Salo》所呈現的世界幾乎是一個抽離的世界,雖說《Salo》中領袖人物在濫用極權的時候有反抗真實社會的政治意圖,然而,《Salo》有別於寫實主義電影對環境的寫實塑造,它的世界根本不能讓觀眾投入,既將現實介定為正面價值推翻,重塑成另一套極端的價值觀,甚至繼而訂出一套規條/法則。此外,《Salo》亦推翻了傳統電影工業的美學,企圖用一連串變態殘酷的遊戲將華麗包裝的景觀瓦解得體無完膚。說Salo沒有content又不對,只是看《Salo》還是會不自覺地進入了格式化的form之中,內裡有關性愛、糞便、暴力的遊戲,統統都分章分節有效率地呈現眼前,circle of xxx 固然是觀影途中的路標,更有趣的是重複的的殘酷遊戲也走不出一套格式/一種格調,華麗的配樂鋼琴配樂,隆重的服裝,莊嚴的飯桌佈置,故事的環境氣氛充滿雅氣,只是當那丫頭一開口,(容我在此形容這婦人),盡是一堆極盡放蕩的風流韻事,隨後一定會有成員付諸行動,將城中搶掠得來的青年男女蹂躪一番,繼而若無其事再回到堂皇的房間,等待下一局的遊戲,遊戲重複地發生,青年的肉體只剩肉體,就連靈魂、性格也被剝削了,他們甚至可被視為道具,或是小角色,如一幕「狗」男女,所有人被剝削了,他們甚至可被視為道具,或是小角色,如一幕「狗男女」,所有人變了狗,被這極權世界奴役、玩弄;到後來越玩越絕,以糞便作餐,在華麗的餐桌陳設上玩顛覆,不單是顛覆了資本社會(Capitalism)對勞動階級(labor)角色定位,控訴勞動(mode of production)未能得到回報來採取一次向市場價值的反撲(珍味=糞便?)更甚是企圖批判劇場電影美化場景的虛偽,兩種顛覆的對象最終還是締造一個抽離世界去讓看倌重新認清真實世界中的種種「奇怪」,也就是alienation effects的一種手法,原始之極的法則遠比真實世界的價值觀(如道德倫理、資本權力……的idedogy)更被強調地實踐出來,權力回歸(power back)的動機也就不言而喻了。

遊戲的終極卻是對自身的推翻,由一開始的法則到最後整體的分裂就正是解釋了越玩越絕的必然性、雖然故事的三個部份並沒有必然的先後次序,但故事敘述(narrative)的編排卻是變得重要了,結尾的殺戳、酷刑場面呈現了整個局面(法則)招致破滅(違反)的景觀,玩無可玩的推進到失控,也就將強調goal-oriented的主流劇場電影施展一次無情的攻擊。愚弄的對象更不單單是屈服傳統的電影工作者,觀眾也被「虐待」了,「虐待」不是指在殘酷畫面下無可反抗的「視覺虐待」,而是故事的核心人物用望遠鏡守窺視酷刑的同時,其實觀眾也不自覺上了那班「丫頭」、「禽獸」的身,借了他們的眼,看了整個殘酷場面的經過,說他們冷血,觀眾也被拖落水了。結局煞來的兩男共舞,難得浪漫,對於荷里活打圓場的結局模式,也是同樣的一針見血,叫荷里活死得眼閉,無從招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Old Days 那年今日

  1. 2011:  2011華語流行自選20首(0)
  2. 2010:  2010,再見嗶嗶嗶 (DAILY BRAINSTORM 31/12/2010)(0)
  3. 2009:  2009告別式(0)
  4. 2009:  購物袋(0)
  5. 2009:  暖暖居室(0)
ray ch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