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cer in the dark】

dancer_in_the_dark

(翻箱電影筆記翻貼,寫於2003年前)

(這篇是我第一次看dancer in the dark的感覺,其實看第二次和第三次又有另一種感覺呢 !有時間的話, 真想再寫。23/3/2002)

《天黑黑》既是一齣音樂電影,同時亦是一個相依為命的劇情故事,女主角帶著孩子在異鄉過活,生活清苦,其後她身患眼疾,同時亦要為即將開刀醫病的愛兒付醫生費,不惜日夜奔波,最後更無辜被捲入一宗冤獄。題材曲折而戲劇化,故事拍出來卻不太煽情,反見平實動人,BJORK的音樂部份固然如她以往的音樂錄影帶一樣滲透強烈的個人風格,飾演的母親角色亦演來出色。另外,電影導演Lars Von Trier繼續玩dogma的風格,不少HAND-HELD鏡頭,令整體電影的觀賞角度有別於主流的劇情片(尤其是歌舞片),全片有大部份都是實景,放棄著重佈景的設計,從而令故事便為真實地反映出小鎮社會中勞動社群的生活實況。

從小鎮工場的實景,我們可以看得出《天黑黑》的寫實性,不單是視覺上的鏡頭調度,也有感官聽覺上的配合。全片有不少工廠環境和工作程序的描述,BJORK所代表一類低教育水平的工廠女工亦從豐富的環境中刻劃出來;此外,片中亦強調了聲音的功能──除了是女主角個人沉溺的「癖好」,亦是對環境塑作的描繪,如工廠區機動的器械聲、監獄密室經氣井傳來的聖樂──前者的寫實性,跟後者對死亡不安的內心世界細膩的呈現,同樣證明聲音和音樂在電影中的重要位置。

以音樂電影的範疇而論,《天黑黑》的音樂部份有別於一般的歌舞/音樂片刻意地把音樂強加於電影之內,雖也是抽離於故事的發展,但抽離的情景正代表著女主角愛發白日夢的性格,直到後期則是借音樂的抽離進入盲人的內心世界,音樂的進出穿插在現實和夢境之間;同時,場景「舞台」設計亦是重要的考慮,例如工廠的聲音跟眾人的音樂舞步遇上後,便產生了一種對勞動階級自由的宣示,也可說是一種勞動解放的左派思想;其後女主角含冤被控在法庭一幕歌舞,不但將法庭的嚴肅氣氛打破,更是有種反美國偽民主自由的動機──事實上,故事的劇情也質疑了資本主義社會的流弊,像表面風光的富有家庭,妻子揮金如土,日日生活無憂,不愁浪費;丈夫入不敷支,卻是固執於男權的尊嚴,寧要搶掠他人財富而中飽私囊,也不務實處變,女主角一身共產的社會背景,移居美國過後依然被社會排擠,及後更是被劫被害受審,這高舉自由萬歲的國度背後,都是虛偽不堪的假象,BJORK唱著歌、踏著捷克舞步在美國法庭中翻天覆地,也正要對大美國主義來一次嚴厲的戲謔。總括而言,本片的音樂部份跟戲劇發展不再是單憑歌詞的對白去銜接,而是利用環境音樂、聲音去構築人物特色和環境氣氛,同時滲透隱藏著的政治意識。

另外一提是那 soundtrack 認真超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Old Days 那年今日

  1. 2011:  2011華語流行自選20首(0)
  2. 2010:  2010,再見嗶嗶嗶 (DAILY BRAINSTORM 31/12/2010)(0)
  3. 2009:  2009告別式(0)
  4. 2009:  購物袋(0)
  5. 2009:  暖暖居室(0)
ray ch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